就感觉妈妈对自己好像很多的不满意,林子母亲说

 www.8522.com文学天地     |      2019-11-30 05:14

《原来可以不那么悲伤》节选自《幻想即现实 活出梦想中的自己》曾奇峰 著20世纪80年代初,离婚还不像现在这样司空见惯。在某单位的住宅区里,住着近一百户职工,离婚的只有一对夫妇,就是林子的父母亲。那年,林子十岁。十岁以前,林子对家庭的记忆,几乎只有父母间永无休止地争吵和打骂。她父亲嗜酒如命,每次喝完酒后都要无缘无故地指责妻子,多数时候林子的母亲会忍着,忍不住的时候也会还嘴,这样你一句我一句,争吵经常持续到深夜。父亲大约每周都有酒后失控的状态,那就不仅仅是骂骂而已了,直接会大打出手,所以林太太身上经常是旧伤未愈又有新伤。没当父母争吵和打架的时候,林子就吓的全身发抖。邻居这对父妻特殊的交流方式,知道旁人劝架的效果等于负数,所以也就不劝了,只是觉得林子很可怜,所以经常在他们争吵的时候把她带走,以免她受到太多的伤害。离婚之后,情况就好多了。林子跟妈妈,父亲会偶尔来看看她。母女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平静,不再有以前的担惊受怕。林子学习很用功,又很聪明,后来考上了这个城市最好的大学,接着有考上了研究生。因为受父母婚姻的影响,林子在谈恋爱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一定找一个不喝酒、脾气好的男人。大学期间,第一个追她的男孩是班里的体育委员,林子实际上也很喜欢他,但看到他壮实的身体,联想到父亲打母亲的场景,林子害怕了,坚决的拒绝了那个男孩。那个男孩伤心欲绝,最可怜的是他连自己为什么被拒绝都不知道。研究生期间,一个脾气温和、外表文弱的高年级同学开始追求林子,这次林子动心了。恋爱期间,林子还设法考验这个名叫李飞的男孩。在一次同学聚会中,林子当着大家的面,找了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冲着他大发脾气,还朝他身上打了一拳。弄得她的男朋友满脸通红、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就是男友的全部反应,令林子很满意、很放心。研究生毕业,林子就跟李飞结了婚。两个人分别在相邻的两所大学教书,跟仍然单身的母亲住得很近。两人的婚姻却并不幸福,因为林子发现了很多李飞的弱点。刚开始的时候,是妈妈老在林子面前说李飞的不好,并且说,我是你妈妈,又是旁观者,所以看问题比你本人要看得清楚些。她说,李飞主要的缺点有:不求上进、贪玩、生活习惯不好、不会做家务等。而且,妈妈对这个女婿一开始就不太满意,并且越来越不满意。妈妈说女婿的坏话,说得证据确凿,使林子全无反驳的机会。有一次,林子妈妈还给女婿写了一封长信,信上历数其毛病,希望他痛加改之。母女俩见面,谈的多半也是李飞的不足之处,经常谈得很激动,到最后,都不知道谁在影响谁了。李飞的确脾气很好,面对妻子和岳母的挑剔,往往一笑了之。但他也有偶尔生气的时候,原因是林子拒绝跟他同房。两人性生活的次数,结婚半年内还比较正常,到后来就越来越少,经常一两个月才有一次。对林子来说,每一次都是尽义务,否则一次都不想要。不过李飞的生气也很柔和,最多叹一口气,就没有其他反映了。两人的语言交流也越来越少,都在避免可能引起的不愉快。疏远归疏远,在林子生病或者生小孩的时候,李飞对她的照顾堪称无微不至。后来林子生了儿子。儿子给林子带来了很多快乐,也带来了很多担忧。跟丈夫这种不像夫妻关系的夫妻关系,极大地影响了林子的生活和工作。在情绪越来越低落、跟丈夫的关系越来越疏远的时候,她想到了看心理医生。在我的咨询室,跟我的开始几次交谈中,林子谈了她的童年经历和现在的情况。我一直都在脑海里试图建立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在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想后,我开始提问。我首先问,你和你母亲现在的关系,应该是一种什么关系?我给了几个答案让她选择:母女、上下级、成年女人和成年女人。经过反复讨论,她认为目前的关系好像还是母女关系多一些,并且认识到,如果更多地变成成年女人跟成年女人的关系,也许健康得多。我听了以后很高兴,心想她有如此悟性,下一步就好走多了。我接着问,你和你妈妈,会分别给她的婚姻打多少分?她有些吃惊,想了想以后回答说,两个人打的分都不会超过1分。我又问,那你和你妈妈分别会给你的婚姻打多少分呢?她再一次感到吃惊,想了好长时间,才说,跟她的婚姻比较,我给我的婚姻打9分,我估计她也会给我的婚姻打9分。然后,我们沉默了好几分钟。这是在咨询中经常发生的事情:我们在生活中很多不好的情感,大半来自我们不正确的、模糊的判断,当判断变得清楚的时候,就会发现原来我们是可以不那么哀伤和消极的。对林子以及对她的母亲来说,都没有任何理由对一个可以打9分的婚姻不满。我用提问打破了沉默。我问到:你妈妈为什么对你丈夫不满呢?除了她说的那些你丈夫的原因,还有她自身的原因吗?林子联想到刚才说到的成年女人之间的关系,大惊失色,反问道:你不会是说,我妈妈嫉妒我的婚姻,说我老公的坏话是为了挑拨我们的关系,让我们跟她一样不幸福吧?这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我没有正面回答她。我想了想,从另一个侧面反问道:你想想后再告诉我,如果你婚姻很幸福,你妈妈婚姻不幸福,而且现在仍然是孑然一身,那在你幸福的时候,会不会感到内疚呢?林子想都没想就说,那当然,我幸福,却衬托得妈妈不幸福,那是不孝嘛,不孝可是要遭天谴的。我说,是啊是啊,不孝的人再优秀都可以说一无是处。但是,对你来说,有两种孝的方式,一种是你现在干的,挑剔老公,把自己的婚姻也破坏,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激怒你老公,让他对你不好,不把妈妈的人生衬托得太不幸,使你可以和你妈妈同病相怜。听了这段话,林子很沉重地说,有一次李飞告诉我,他也许会有憋不住的时候,我当时听了很害怕。我接着说,还有一种孝的方式,就是你尽可能使自己幸福。你是你妈妈的女儿,她至少在她能够感觉到的愿望上,是希望你幸福的,所以你的幸福是她幸福的一部分。还有,如果你幸福了,就可以用你幸福的那一部分影响她,使她慢慢从她的婚姻阴影里走出来,或者说,使她重新获得相信婚姻,重新生活的能力。她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如果没有人用事实向她证明人与人是可以好好生活在一起的,那她就永远都不会相信幸福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所以,你幸福了,不一定是对她的打压,而是对她的鼓舞和提升。林子有一次沉默了。我知道,对她来说,撇卡妈妈独自地去幸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而且,把自己的婚姻幸福跟母亲的婚姻处境联系起来看是一件稍微有点荒唐的事情。在一周以后的那次咨询中,林子告诉我,她跟她母亲进行了一次很深入的交谈。先是谈到李飞的那些毛病是不是不可以忍受。后来的结论是,那些所谓缺点,几乎可以在她俩认识的所有男人身上找到,似乎李飞的毛病还轻一点,完全没有到不可忍受的程度。然后又谈到了彼此的婚姻。林子母亲说,你的婚姻比我的好多了,我当年的理想就是不挨骂不挨打,可这一个基本的目标都没有实现。说实话,作为女人,我内心里是嫉妒你的,以前不敢承认这一点,现在敢承认了。我听了很高兴。作为心理医生,有时候不一定能立即导致来访者的好转,但有一点是可以立即做到的,就是促进来访者跟他人的交流。很显然,林子母女之间的交流流畅了,好转只是时间问题。在大约第十次咨询时,我让林子站在旁观者而不是妻子的角色谈谈李飞。开始的时候,谈得不太流畅,偶尔会有一些停顿,似乎从不是妻子的角度看李飞有点困难。慢慢地就流畅起来了,引用了很多别人评价李飞的话,绝大多数是正面的,如脾气好、聪明、重感情、工作努力等等。说到最后,她笑了一下,问我:你是不是觉得我找了个宝贝自己不知道,却一直把他当成废物啊?我听着有趣,也笑起来。几周后再见面,林子告诉我,现在的夫妻关系基本恢复到刚结婚那半年的状况了,自己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李飞也很高兴,他的那些毛病好像也基本不存在了。然后林子又自嘲地说,也不知道是他真正改邪归正了,还是我自己变得宽容了。岳母跟女婿的关系也在发生变化,两人竟然有时候还在一起谈谈娱乐界的八卦新闻,谈得津津有味。最后林子说,她母亲很奇怪她最近半年有这么大变化,好像从一个小女儿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女人,问她是怎么回事。她犹豫了一下,就告诉母亲自己看心理医生了,母亲听了一个晚上没说话。第二天一早,母亲给她发了条手机短信,说她也要看心理医生,也要处理一下自己性格上的问题,并且还有总结一下自己失败婚姻的教训。林子问我,母亲那么大年龄,看心理医生还有用吗?我说,当然有用。看心理医生相当于吸收精神食粮,没听说过年纪大了就不需要吃饭的。林子说,那好,我就帮她约个医生吧。我说,你给她电话,让她自己约吧,饭要自己吃才对头啊。然后对林子的咨询就正式结束了。节选自《幻想即现实 活出梦想中的自己 你怎么想世界就怎么改变》曾奇峰 著

图片 1

母女关系决定了女儿的幸福。而大多时候,母女冲突来自于彼些之间的关系浓度过高。让我们细数母女边界不清的种种,控制与被控制、牺牲与承受、施虐与被虐的扭曲的母女关系,是如何让我们远离幸福的。

永远追求认可的女儿

小美的妈妈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身材高挑,名校毕业,工作优秀,家庭和睦,她的人生可以说堪称完美。自小美懂事起,就感觉妈妈对自己好像很多的不满意:说她整个就是一个缺点儿,皮肤黑,眼睛小。后来上学后,妈妈对她的学习抓的特别紧,考的好了,妈妈会说别骄傲,山外有山;考的不好了,妈妈总有一大堆的批评指责在等着她。

小美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做妈妈好像都不满意,也好像不太喜欢自己。她经常会独自揣测妈妈的心思,也处处小心维持着母女关系,因为她太渴望让妈妈爱她了,期待妈妈的肯定与认可了。可是妈妈似乎给予表扬的标准很高,非常吝啬给她哪怕一点点的赞扬。

小美工作后特别在乎别人对她的评价,特别希望得到领导与同事的认可。每个邮件在发出前都要反复检查,可是点击发送后又焦虑不安,总害怕有不好的反馈等着她。结果工作效率越来越低,越怕出错越出错,越出错,她对自己的评价就越低,感觉自己什么都不行,简直一无事处。

当从小被妈妈否定后,女儿无法在母亲那获得认可,成年后就会不断地通过外部世界对自我的肯定与认可来确定自我的价值感,而外部世界的不确定性,导致了女儿一直走在了索求他人认可的漫漫长途中。

离不了家的女儿

小雯从小在家都是一个乖乖女,被妈妈称为贴心小棉袄。从小到大,所有的生活起居、兴趣安排、学习计划、学校选择都是妈妈安排的。因为有妈妈安排好,小雯倒是挺省心。直到大学毕业,小雯都非常粘着妈妈,还经常在妈妈怀里撒娇。

妈妈害怕女儿上当受骗,总是告诫女儿要防着男人,交了男朋友要带回家来给妈妈过目。小雯将母亲的话牢记在心,虽然大学有追求者,但也害怕被欺骗,迟迟不敢接受别人的追求。

眼看女儿年龄越来越大,妈妈开始四处张罗着给女儿安排相亲了。女儿每次见到相亲对象总是要妈妈陪着,见面后,妈妈成了相亲的主角,打听别人的家庭环境、收入状况、工作情况等等,所以相亲总是见过一面就没有了下文。一年年下来,女儿成了大龄“剩女”,总也走不出家门了。

这个女儿与妈妈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分离,即使成年,有了工作与收入,但在精神上还是与母亲处于共生的状态,因此也就没有离家的能力,也很难像成年人一样与另外一个人建立亲密关系。

不敢幸福的女儿

小可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父亲早年因为酗酒长期对母亲家暴,妈妈忍无可忍,最后终于离开了父亲。小可在父母离婚后跟着母亲相依为命,虽然经济上不宽裕,但母女相处还算和睦。

因为从小目睹了妈妈的不幸,小可发誓要找一个特别体贴的老公。在一次同学聚会时,她遇到了人生的另一半。经过重重考验,小可最后认定小军正是自己希望的伴侣并走进了婚姻。

婚后母亲自然与女儿同住,看着小俩口恩恩爱爱,母亲觉得自己是个外人,感到特别孤单,总是躲在房间唉声叹气。懂事的女儿回到家就想多陪陪老妈,而陪老妈在一起聊的最多的就是丈夫小军。

母亲总是无意的数落这个女婿窝囊、没出息,说的多了,小可也觉得丈夫懦弱无能,言行中也对丈夫带着少许轻蔑。逐渐的,母女站在了同盟的位置,一起挑起小军的毛病。

小可很怀念刚结婚的甜蜜日子,也不知现在是怎么了,家里要么冷冷清清要么就是不断的争吵,吵到最后觉得这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小可在朋友的建议下,来到了心理咨询室寻求帮助。

原来,母亲虽然在意识层面是希望女儿幸福的,可是,女儿的结婚与离开让母亲极端的焦虑,她无意识地在女儿与丈夫的亲密关系中设置障碍。而女儿觉得自己在情感上与丈夫过近,实际上是对母亲的背叛。而自己在母亲面前表现的太幸福,母亲的命运却这么悲惨,女儿内心有着极大的内疚感,这让女儿不敢太幸福。

那么,我们如何做到保持与母亲的界限,做独立的自我呢?由日本职业规划师五百田达成与樱场江利子合著的《完美母女关系的秘密》一书中给出了与母亲相处的技巧,值得我们借鉴与实践。

图片 2

像对待同性朋友一样和母亲相处。

当朋友给你提出建议时,你即使内心不太认同,也不会去与朋友争辩。因为这毕竞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而当这个提建议的人变成母亲时,你如果直接表达你的反对意见,必然会引起与母亲的一场战争。

母亲会觉得伤心,女儿大了居然不听话了;而你有自己的主见了,觉得母亲不应该对你的生活干涉的太多,但又会为没有听从母亲的建议而内疚,这样大家都没有在一个较为舒服的状态。

假如将母亲放在一个同性朋友的位置,你和母亲的边界就非常的清晰,母亲的建议我认可的方面可以听,并表示感激;我不认可的部分可以略过,完全没有必要争论谁对谁错了。

像对待上司一样和母亲相处。

面对母亲的唠叨,你会非常反感,而去顶撞母亲,必然会影响母女关系。试想想你是怎么对待上司的,是否是有些恭敬与尊重在里面?上司给你布置的工作任务时,是否也有不情愿的时候?不情愿就跟领导顶撞,你这饭碗还要不要了?所以很多时候不情愿我们也会尊敬的接受,不会让领导下不了台,事中或者事后再沟通如何解决工作中的困难才是明知之举。

对待母亲的一些自己无法接受的安排,我们也可以将她换位成领导,你可以先答应下来,但在具体实施中可以再做出一些改变,与母亲不会针锋相对。有时候,母亲就像个孩子,也想争个输赢,这会儿不妨给母亲戴戴高帽子,恭维她几句,她开心了,也会觉的你的建议似乎更有些道理了。

像对待客户一样和母亲相处。

母女关系也是人际关系的一种,只是比普通的人际关系更亲密,也就是这样没有界限的亲密让母女关系相处更加微妙。

试想想我们是如何对待客户的,在与客户交往中运用了什么沟通技巧,我们把它灵活地运用到与老妈的关系中,这无异于在与老妈的关系中添加了润滑油,而让母女关系更加和谐。

当面对母亲的逼婚时,我们会不自觉得非常烦燥,伤人的话脱口而出:你烦不烦啊!你少管我!而同样的,如果对客户不断催你发货,你的内心也会有同样的烦燥感觉,但你对待客户绝不会用“你烦不烦啊!”这样的语气与客户交流,你只会与客户沟通你无法按期交货的实际困难,寻求他们的理解,以及共同探讨解决的办法。这种不带情绪的沟通模式,用在母女关系中,则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当然,摆脱母亲的控制,做独立的自己,前提是自己足够强大。跟那个一直被母亲操纵、难以长大的自己决别吧,因为自由会让你更有魅力,你才有机会迈向幸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