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可对殿下说,谅张环不知何年何月得破此关

 www.8522.com文学天地     |      2019-12-01 03:26

第30回 长安城活擒反贼 让帅印威重贤臣

第29回 银銮殿张环露奸 白玉关巧得龙驹

诗曰:

诗曰:

仁贵乘驹过海来,张环父子定招灾。

白玉关前独逞功,获将宝马赛蚊龙;

也应唐主多洪福,预令高人算安排。

张环枉有瞒天巧,难出军师妙算中。

且说魏征丞相忙上金銮殿,俯伏金阶说:“殿下千岁在上,臣昨夜得一梦兆,甚为奇怪。”殿下李治叫声:“老王伯,未知什么梦兆?”魏征道:“臣昨夜梦中见我三弟秦琼来到床 前,谏言几句道:“你为掌朝宰相,为何这等不小心?万岁到东辽,曾把殿下托你保护,权掌朝纲,料理国家正事,今日下三两日内,有朝中奸臣谋叛,欲害储君,你为何不究心查访,四门紧闭。过了三天,决无大事。若不小心,弄出大事,你命就罪该万死了。’臣此梦兆奇怪,朝中哪个是奸,哪个是佞,叫老臣也无处去查。”李治道:“秦老王伯在日,尽心报国,一片忠心,今死后有这番言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说把城门紧闭三天,决无大事,不免降旨,今日就把四门紧闭,差将守城。”魏征传下令来,把城门紧闭了,君臣们在金銮殿上议论纷纷,这且慢表。

且说天子正叫张环招供,张环叫声:“陛下,这是冤枉的,臣实不知。若讲应梦贤臣,尤其无影无踪了,薛仁贵三字从来不曾听得,就有这个人,也是东辽国出身。前日在山西招兵,从来没有姓薛的,何见谎君之罪?”朝廷说:“寡人也不来查你别件,就是东辽这几座关头谁人破的?寡人龙驾困在凤凰山哪个救的?元帅被番兵囚在囚车内起解建都,何人喝退的?”尉迟恭说:“是,嗄!只问这几桩事就明白了,快些说上来!”张士贵叫声:“万岁在上,若说破关攻城之力,皆是臣婿何宗宪的功劳,凤凰山救驾也是何宗宪救的,元帅起解建都也是宗宪喝退的,何为冒他功劳?”仁贵笑道:“张环,这些都是你何宗宪功劳吗?亏你羞也不羞?自从在中原活捉董逵起,一直到病挑安殿宝,哪一件是你宗宪的功?还要在驾前谎奏!”茂功旁边冷笑道:“你二人不必争论,纵有千个劳功,无人见证,不知是何宗宪,达是薛仁贵,我也实难判断。如今有个方法在此,便能分出真假,可以辨明了。”朝廷说:“先生,怎样个方法呢?”茂功说:“这里越虎城下去有四十里之遥,东西有两座关头,东为白玉关,西叫摩天岭,你二人各带人马前去,先打破关头先来缴令,这些功劳都是他的。本来这两个关守将一样骁勇。张环,倘我或有偏向哪一个了,如今大家拈阄为定,拈着哪个阉就去打哪一座关便了。你们大家意下如何?”仁贵说:“军师大人言之有理。张环可有这个本事吗?”士贵道:“哪里惧你?我的宗宪戟法高强,大小功劳不知立了多少,何在为这一座关头?就去何妨!”茂功就在龙案上提御笔写了两个阄子,放在盒中倒乱一倒乱,说:“你们上来取。”仁贵先走上来要取,茂功喝道:“你乃是无职小臣,张环到底总管先锋,有爵禄的,自然让他先来取。”仁贵连忙住手应道:“是。”张环上前取阄子在手,拆开一看,上写“摩天岭”三字。茂功道:“既是张先锋得了摩天岭,薛仁贵去破白玉关,也不必拆开阄子看了。”张士贵听说,心中十分慌乱,不管好歹,连忙辞了驾,元帅发兵一万,父子六人巴不能够早到早破,领了人马星飞赶到摩天岭,这且慢表。

珠日早上,张士贵父子领兵到了长安城,望上一看,只见光大门早已紧闭,吊桥挂起。心中惊骇,叫声:“我的儿,为什么光大门关闭在此,难道有人通了线索,预先防备我们前来,所以把吊桥高挂,四城紧闭。”张志龙说:“爹爹,我们在东辽国来,人不知,鬼不觉,何人知道我父子存反叛之心,先把城门紧闭起来?必然又有别样事情。今日可对殿下说,朝廷奏凯回朝,自然开城,放我们进去。”张环说:“这也有理。”连忙带马到护城河边,叫一声:“城上的,快报与殿下得知,今万岁爷奏凯班师,歇马登州,先差张士贵在此,要见殿下,快快开城。”那城上军士一见,说:“大老爷,请候着,待先去报殿下,然后开城。”张环道:“快去通报。”军士来到午门禀知,黄门官上殿奏说:“殿下千岁在上,外边有三十六路都总管,七十二路总先锋张环到了。说朝廷圣驾今已班师,先差张士贵来见殿下,望千岁降旨开城。”李治殿下听报父王班师,喜之不胜,立刻降旨,去放张环进城。丞相魏征连忙止住道:“殿下千岁且慢。秦三弟托梦,原说要把城门紧闭三天,才无大事。刚刚昨日闭城,才得二天,就有张环父子到来。万岁奏凯还朝,岂可预先无报。事有跷蹊。臣看张环父子短颈缩腮,将来必有反叛之心,不可乱开,且往城上去问个明白。”李治说:“老王伯言之有理。快到城上去。”

单讲徐茂功说:“薛仁贵小将军,这两座山,惟有白玉关好破,可以马到成功,手到擒来。这摩天岭好不厉害,纵有神仙手段,也有些难破,谅张环不知何年何月得破此关。方才这两个阄子都是摩天岭,所以叫你迟取,不必拆开看了。”仁贵听言,大喜道:“蒙大人照拂,薛礼无恩可报,求元帅发兵,待小将前去破关。”尉迟恭道:“等本帅点十万兵与你带去。”茂功道:“元帅不必发这许多人马,只消一千兵足矣,就他单人独骑也去破得此关了。”尉迟恭说:“既如此,待本帅点雄兵一千与你。”仁贵说:“多谢元帅爷。”连忙打扮结束,辞了天子正欲转身,茂功道:“你住着,我还有话对你讲。”仁贵说:“不知大人有什么吩咐?”茂功道:“小将军,我有护身龙披一角,你带在身边。这有锦囊一个,你到了白玉关,然后开来细看,照上行事,不得有违。”薛仁贵将锦囊、龙披藏好,应声:“得令!”出了银銮殿,跨上雕鞍,手提画杆方天戟,带领一千人马离了三江 越虎城,径往东行来取白玉门 。另讲这张士贵父子一路望西而行,走了四十日,来到摩天岭,一看真吓死人也!但见:迷迷云雾遮山腰,山顶山尖接九霄,一堆不见青天日,虎豹猿猴满牧嚎;两旁树木高影影,踏级层层生得高。望上雾云乌昏黑,哪见旗幡上面飘?见说天山高万丈,怎抵摩天半接腰;纵有神兵骁勇将,这番见了也魂消。

群臣上马,带了文武大臣,离了午门,上城头一看,只见张家父子人等,满身结束,坐马端兵,后有数千雄兵,摆列队伍,满面杀气。魏征问道:“张先锋班师了么,陛下圣驾可曾到否?”张士贵听言抬头,一见殿下同魏征在城上,心内欢悦,连忙应道:“正是。陛下奏凯班师,歇驾登州,先差小将到来,料理国家大事。未知光大门为何紧闭?望老丞相快快开城。”魏征说:“我受秦元帅梦中嘱托,他说今日有奸臣不法,欲夺天下。叫我紧闭城门,待朝廷亲到长安,然后开城。今陛下已在登州,不日就到,张先锋请外面扎营安歇,待等圣驾到了,一同放你们进来。”张士贵听见此言,吓得浑身冷汗,说:“好个秦琼,你死在陰间,还要来管国家大事。也罢!”叫一声:“老丞相,我实对你说,朝廷与众大臣被番兵围困在越虎城中,并无大将杀退,小将焉有神仙手段去救万岁,想来君臣不能回朝的了,因此我把战船齐开到中原。想殿下年轻,不能理国家大事,不如让我做几时,再让你做如何?”魏征大怒,喝声:“呔!你这该死的狗头,朝廷有何亏负了你,却如此丧心!既然万岁有难在番邦,理当尽心救驾,才为忠臣。怎么私到长安,背反朝廷。幸亏秦元帅陰灵有感,叫我紧闭城门,不然被你反进城来,我与殿下性命难保。”张环道:“魏征,你不过一个丞相,难道我张环立了帝,少了你一家宰相职分么?快快开城,放我进去就罢!若有半句不肯,我父子攻破城门进来,拿你君臣二人,要碎尸万段才罢!”魏征气得满脸失色,把张士贵父子不住的声声恨骂。那底下六人带兵呐喊,放炮攻城,耀武扬威,了当不得。

张士贵说:“我的儿,你看这座山头如此模样,也不知有多高,上面云雾漫漫,也看不出此条山路,又有壁栈在此,怎生样破法?井志龙说:“爹爹,我们且攻他一阵,呐喊叫骂,待他有将下来,好与番将斗战。”士贵道:“我儿言之有理。”连忙传令人马,呐喊连天,炮响不绝,鼓啸如雷,番奴番狗骂得沸反盈天,可上面响也不响。又是一阵喊骂,上面仍不见动静。连攻十余阵,天色渐暗,上面听也不曾听见。张环说:“我儿,此山高得紧,我们在此叫破喉咙,上边也不晓得。今日天色已晚,且到明日我们走上去看,倒使得吗?”志龙道:“爹爹主见甚好。”此夜,父子商议停当。

忽听后面豁喇喇一骑马跑来,上边坐着薛仁贵,一见张环人马,大喝一声:“呔!张环,你往哪里走,可认得我么?”张志龙回头一看,唬得心跳胆碎,说:“爹爹,不好了,薛礼来擒拿我们了。”士贵听见,魂魄飞散,纵马摇刀,上前叫声:“小将军,你向在我营中,虽无好处到你,却也费许多心机。今日可念昔日情面,放我一条生路。”仁贵喝道:“呔!我把你们这六个狗头,若说昔日之情,恨不得就一戟刺你个前心穿后背。今乃奉军师将令,让你多活几天,叫我前来生擒活拿你父子监在天牢,等陛下班师,降旨发落。快快下马受缚,免得本帅动手。”张环知仁贵本事高强,自己决不是他对手,心想倒不如受罪监牢,慢慢差人求救王叔,或者赦了,也未可知。便叫:“我儿,画虎不成反类其犬,既有将军在此,我们一同受罪天牢便了。”四子一婿皆有此心,全皆下马。仁贵喝叫张环手下将士,把张环父子去了盔甲,上了刑具。

明日清晨,坐马端兵出了营盘。张环说:“我儿,待为父先上去探听消息,然后你们上来。”志龙道:“是!爹爹须要小心。”张环道:“不妨。”带马望山路一步步走将上来,直到了半山中,望上去见影影旗幡摇动,只听得上面喝叫:“南蛮子上来,打滚木下去。”众番兵应道:“晓得!张环听见,吓得魂不附体,带转丝绳,三纵两纵跑下山脚,数根滚木也跟着打到山脚下了,说:“阿唷!我的儿,这个摩天岭看来难破的,我们在山下叫骂,他们不来理你,若然上去,就要打滚木下来,这等厉害,分明军师哄我们来送性命!”志龙说:“爹爹,我们不破摩天岭,少不得也要死,如何是好?”张士贵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我儿,今番摩天岭看来难破,破不成了。不如带领人马竟望黑风关,下落战船过海到中原,只说万岁班师,哄住大国长安,把殿下除了,谅无能将在朝抵敌,你们保为父身登九五,不怕天下地方官不肯降顺。那时差勇将守住潼关,不容朝廷进中原。一则全了六条性命,二来一统江 山,一鼓而擒,岂不两全其美?反大唐不用丝毫之力,孩儿们自当保父南面称孤。”张环传令兵马拔寨起程,离了摩天岭,竞走黑风关,下落战船,吩咐发炮三声,把三千几百号战船都开尽了,一只也不留在此独木城,解开篾缆,由它大风打掉了。先锋之令,谁敢不遵?就是朝廷差将追赶,没有战船,也是无法。此为断后之计。且按下张士贵反往中原。

那边殷驸马也到了,大叫:“小将军,张环父子可曾拿下?”仁贵说:“已经拿下了,专等驸马前来,一同叫城。”殷成大悦。便纵马来到吊桥边,叫声:“殿下千岁,臣在此,快快开城。”李治在上面说道:“殷驸马,这员小英雄哪里来的,可放得进城么?”驸马说:“殿下放心,这位英雄,就是应梦贤臣薛仁贵。在东辽保驾立功,是扶唐好汉。今奉军师密令,前来捉拿张环。”李治听了,才得放心,降旨开了光大门。吊桥坠下,殷驸马押了张家父子,带了一万人马进入城中。将人马扎定内教场,带张士贵来到午门。殿下李治同魏征先到金銮殿,身登龙位。仁贵上殿俯伏尘埃说:“殿下在上,小臣薛仁贵,愿殿下千岁千千岁。”李治叫声:“薛王兄平身。孤父王全亏王兄保驾,英雄无比,因此太太平平进东辽关寨,势如破竹,皆王兄之大功。未知父王龙驾几时回朝,张环因何反到这地?”仁贵道:“殿下有所不知,待臣细细奏闻。小臣一向被张±贵埋没前营,为火头军,大小功劳尽被何宗宪冒去。后来在海滩救驾,遇见朝廷,取张环对证。”如此这般,一直说到破摩天岭,后又受军师锦囊,得赛风驹,赶来拿捉张环,救千岁龙驾。李治闻言大喜说:“王兄如此骁勇,尽心报国,其功非小。张环有十恶不赦之罪,理当枭首级前来缴旨。”仁贵叫声:“殿下且慢,陛下龙驾现在东辽建都之地,太平无事。且将他父子拿在天牢。待小臣到东辽,逼番邦献降表,如在反掌。圣驾不久就要班师,回朝之日,还要取他对证,然后按其军法,未为晚也。”殿下李治说:“既如此,降旨带去收监。”殿下即赐宴一席,仁贵饮过三杯,谢恩出朝。次日带了干粮,跨上赛风驹,离了长安,径往登州,下海来到东辽。这且慢讲。如今且讲东辽越虎城中,天子这一日问军师道:“朕想薛仁贵与张环各去破关,有八十余天,为甚还不来缴旨?一定这两座关上强兵勇将众多,所以难破。”徐茂功笑道:“这个自然。只在这两天内,就有一处缴旨了。”君臣正在言谈,外边军士报进来说:“启上万岁爷,城外来了八员将官,都有坐骑,手内还有槍刀器械,口称与薛仁贵生死弟兄,要见万岁的。”朝廷听言,说声:“徐先生,可放得进来?不妨事么?”茂功说:“陛下,不妨。这八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厉害异常。乃应梦贤臣的结义好友,东辽大小功劳,他们也有一半在内的。陛下降旨宜他们上殿,就可加封八人爵禄了。”朝廷大喜,一道旨意降出。

且讲薛仁贵带领一千人马来到白玉关前,吩咐安下营寨,一声炮响,军士安营。天色已暗,当夜在灯下取出军师所赠的锦囊拆开细看,只见上边有几行字写得明白:“白玉关守将,名为完贤朱追都罗弥,有一骑宝马,名唤寨风驹,日行万里,夜走五千,可以在海浪中水面上奔走不湿人衣。你快取番将性命,夺此宝马。今张士贵难破摩天岭,已经带兵往黑风关齐开战船,反到中原去了。大国长安有千岁在那里,惟恐延捱有伤殿下性命,所以赠你锦囊护身披一角,你快上赛风驹,下东海往中原救殿下性命要紧。且把张家父子拿下监牢,速来缴旨。是有王封。”仁贵见了这个锦囊,也觉魄散魂摇,心下暗想:“谅军师之言决然有准,救兵如救火,若不破白玉关,没有赛风驹,怎到中原?也罢,不如到关前讨战便了。”仁贵算计已定,把马催到关前,大喝:“呔!关上番儿快报,今有大唐朝护驾小将军薛仁贵在此讨战,闻得你们守将叫什么完贤朱追都罗弥厉害不过,有本事叫他早早出关受死!”

不多一会,八人下雕鞍,放下兵器,上银銮殿来,俯伏银阶,说:“万岁龙驾在上,小臣们姜兴本、姜兴霸、李庆先、李庆红、王新鹤、王新溪、薛贤徒、周青朝见我王。愿陛下万岁万万岁。”天子龙颜大悦:“卿等平身。寡人也闻得八位爱卿有功于社稷,朕今加封为随驾总兵。”八人欢喜,谢了恩,参见了元帅,与众爵主见礼。这些火头军向在张环侧首,今立朝纲,自觉威风。

不表关外讨战,单说关内把都儿飞报总府来说:“启上将军,关外有大唐人马扎安营盘,有一将名唤薛仁贵,在那里呼名讨战!”都罗弥大怒说:“既有唐将在外讨战,与魔家带马过来!”旁有一将应声道:“不必哥哥亲自出马,待兄弟前去取胜便了。”都罗亦说:“既如此,兄弟须要小心,,待为兄到关上与你掠阵。”二人全身披挂,带马过来,跨上雕鞍,离了总爷衙门,来到关前,发炮一声,关门大开,吊桥坠下,豁刺刺冲出关来。抬头一看,原来就是火头军穿白将薛蛮子:“魔家久闻你的本事高强,到了此地,你命就该绝了。”仁贵抬头一看,但见这员番将怎生打扮:

外边军士又报进来说:“启上万岁爷,薛仁贵现在外边,要见万岁。”朝廷听言大喜,降旨快宣。军士往外宣进。仁贵俯伏银阶说:“陛下龙驾在上,小臣薛仁贵奉我王旨意,前去攻打白玉关,不上一二天,就取关头。速到中原,救了殿下千岁,才得今日到东辽来缴旨。”天子听言,心中不明,说:“小王兄几时往中原,救哪个殿下?你且细奏明白。”仁贵道:“陛下有所不知。张环父子领兵到摩天岭,无能可破,私开战船,反往中原,欲杀殿下,思想登基。臣受军师锦囊,叫我破了白玉关,得了东辽一骑赛风驹宝马。那宝马在大海上行走,如履平地,臣即骑宝驹星飞赶到中原,同驸马殷千岁迫到大国长安,已经把张环父子拿下天牢,等我王班师,然后按其国法。又晓夜兼行,复到东辽来,保万岁平定东辽。”朝廷说:“有这等事?小王兄真乃异人了。在东辽救了寡人,又在长安救了王儿,复又往东辽来救寡人。正所谓百日两头双救驾,其功浩大。朕意欲加封,奈急切少有掌兵空职去补,如何是好?”

头上戴一顶黄金虎头盔,面如锅底相同,两道朱砂红眉,一双碧眼圆睁,高梁大鼻,阔-口板牙,招风大耳,腮下一派连鬓竹根胡 ,身穿一领映花紫罗袍,外罩红铜甲,左悬弓,右插箭,手端大砍刀,坐下乌骓马。

www.8522.com,尉迟恭上前启奏道:“陛下在上,臣年迈无能,不堪执掌兵权,愿把帅印托小将军掌管。”朝廷说:“若得尉迟王兄肯交 帅印与小王兄,朕即加封为天下九省四郡都招讨平辽大元帅之职。”尉迟恭道:“某这颗帅印,秦府中所得,不知吃了多少亏,就是自己儿子也不放心付他执掌,今看小将军一则武艺精通,本事高强,二来一定前生有缘,我心情愿交 付与你,安然在小将军标下听用。”仁贵推辞道:“这个不敢。老元帅乃开国勋臣,到底掌兵权,道理明白,小臣不过一介寒儒,略知些韬略,自应在老元帅麾下执鞭垂镫,学些智谋,深感洪恩,怎执掌兵权起来?”天子道:“朕今为主,小王兄不必再奏,就此当殿披红,掌挂帅印。钦赐御酒三杯。”仁贵不敢再逊,口称:“愿我王万岁万万岁。”薛仁贵如今为了元帅,心中欢悦不过。有底下这些武职官,一个个上前参见一番。周青、李庆先、王新鹤八人,走将进来,叫声:“元帅哥哥,小将兄弟们参见。”仁贵道:“阿呀,兄弟们不消了。你们因何得知为兄在此,从哪里寻来的?”众弟兄说:“哥哥,我们那日打猎回到藏军洞,不见了哥哥,害得我们满山寻遍,忽遇那婆子到来,说起哥哥保驾干功立业去了。兄弟们要见哥哥,便相随婆子来到这里。”仁贵道:“嗄,原来如此。可笑张环父子,把我们埋没,冒夺功劳,不想还有出头日子。今张环父子性命尽不保了。”八人说:“便是。”说罢,众人仍退两旁。

仁贵心下暗想:“这一骑马不象赛风驹,未知可是完贤朱追都罗弥,待我问声看。”“呔!来将少催坐骑,通下名来!”番将答应道:“你要问我之名吗?我乃大元帅盖麾下加为镇守白玉关副将雷青便是!”薛仁贵要救殿下到中原要紧,哪里还有工夫打话,听见说不是都罗弥,便纵一步马上喝道:“番狗照戟吧!”这一戟挑将进来。雷青喊声:“不好!”把手中大砍刀望戟上噶啷噶啷这一抬,险些跌下马来。马打交 锋过去,圈得转来,仁贵喝一声:“去吧!”插一戟刺将进来,雷青喊声:“不好!我命休矣!”躲闪也来不及,正中咽喉,一命身亡了。关上都罗弥一见雷青被刺死,不觉两眼下泪,吩咐开关,一马当先冲出关来,大叫:“薛蛮子,你敢伤我兄弟,不要走,魔家与你势不两立!”薛仁贵抬头一看,你道他怎生打扮?但见:

如今有秦怀玉、罗通、程铁牛、尉迟宝林、尉迟宝庆,这一班小爵主,上来参见。仁贵叫:“当不起。”心下不安,连忙跪下说:“陛下在上,臣有言陈奏。”天子说:“王兄有何事奏闻?”仁贵道:“臣乃山西绛州一介贫民,蒙陛下恩宠 ,又承尉迟老千岁大恩,将帅印交 与臣执掌,在尔虽是臣小,出兵号令最大,今尉迟老千岁也在麾下听用,臣哪里当得起,意欲拜认老千岁为继父,未知陛下龙心如何?”朝廷说:“小王兄既有此心,朕今作主,将你过继尉迟王兄。”敬德心中也觉欢喜,假意推辞说:“这个某家再当不起的。”仁贵道:“说哪里话来。”就当殿拜了四拜,认为继父。尉迟恭从今待仁贵一条心的了,比自己亲生儿子还好得多。

头戴一顶镔铁凤翼盔,面如紫漆,两道扫帚眉,一双铜铃眼,口似血盆,狮子大鼻,腮下一脸五绺长髯,身穿一领柳叶黄金甲,外罩血染大红袍,手执一条银缨槍,坐下乃是一骑赛风驹!

薛仁贵又与众爵主结拜为生死之交 ,朝廷准奏,就在驾前,各府公子爷们上前歃血为盟。大家立了千金重誓,共同一处,处同一块,一十八人患难相扶到底。信盟已毕,朝廷赐宴,金銮殿上大摆筵席,款待这班小英雄。饮过数杯,把筵席扯开,仁贵讲述破东辽关寨用兵之法,如此这般,直讲到黄昏时候,方才辞驾,回往帅府安歇。

那薛仁贵连忙喝问道:“来者可就是完贤朱追都罗弥吗?”那番将应道:“然也!既闻大名,何不早早下马归降?”仁贵闻他就是,心中喜之不胜,也不答话,巴不能夺了赛风驹就走,喝声:“放马过来,照小将军的戟吧!”“嗖”这一戟望都罗弥面门上刺将过去,十二分本事都显出来,那番将怎生招架得住?喊声:“不好!”把手中银缨槍望戟上噶啷这一挡,架得双眼昏花,马都退后数步。冲锋过去,圈转马来,仁贵提起白虎鞭,望守将背上一击,番将从在马上翻下尘埃,背梁打断,呜呼哀哉。仁贵连忙纵下马来,一把把赛风驹牵将过来,跨上马,传令将自己这匹马交 军士带着,一千雄兵先报回越虎城去。身边早备干粮人参饼,在路上充饥,遂加上三鞭,这一骑赛风驹发开四蹄,离了白玉关飞跑而去。此马本是宝骑,四足有毫毛发出,犹如腾云驾雾一般,但见树木山溪在眼前移过,不一天到了黑风关塘口,只见波浪滔天,一片汪洋大海。仁贵把赛风驹扣定,叫声:“马啊马,我闻你乃是龙驹,在海面上可以行得,今我主殿下千岁在中原有难,该我薛仁贵相救。你若果有过海之力,便纵下去,倘淹死海中,也算尽忠而死了。”说罢把马一纵下了海,只见马蹄着水,毫毛在水面上,仍旧奔跑。仁贵好不害怕,耳边只听得呼呼风声不绝,这赛风驹用起跨海之力,真正飞风而去。仁贵用了些干粮,伏在马鞍鞒上,眼睛合着,连日连夜由它在海中行走。

到了明日清明,薛元帅进殿,朝过天子。军师茂功开言叫声:“薛元帅,你既掌兵权,东辽兵将未晓汝名,快提兵马,去破了摩天岭,前来缴旨。”仁贵应道:“是。”回营吩咐,把聚将鼓打动,传令五营四哨,偏正牙将。左右忙传令道:“呔!元帅爷有令,传五营四哨,偏正牙将,各要披挂蹩齐,结束停当,在教场伺候。”元帅哨动三通聚将鼓,爵主们、总兵官无不整束,尽皆披甲上营说:“元帅在上,末将们打拱。未知帅爷有何将令?”仁贵道:“诸位将军,兄弟们,本帅今日第一次得君王龙宠 ,叨蒙圣恩,加封平辽元帅,今又奉旨出兵,前去攻打摩天岭,奈摩天岭难破,为此本帅要往教场祭旗一番,烦诸位将军同往教场。今乃本帅头阵掌兵,故传汝等到教场助兴,祭旗一番,往摩天岭攻打。自有八员总兵在此,不劳诸位爵主将军去的。”众爵主齐回言道:“元帅说哪里话来,今往摩天岭攻打,理应末将们随去,在标下听用。”元帅说:“这个不消。”众将出营,上坐骑,端了兵刃,后面元帅坐了赛风驹,同到教军场。这班偏正牙将、大小三军,尽行跪接。偷眼看仁贵,好不威风。怎见得,但见他:

不到三天,早见中原登州府海滩。但见战船密密,有汛地官在那里看守战船。仁贵纵上岸滩,登州府王彪总兵官徐熊二人喝住道:“呔!哪里来的?可是海贼?到何处去?”仁贵说:“ 我乃应梦贤臣薛仁贵,在东辽得功势如破竹,保万岁龙驾,乃扶唐大将,怎说海寇?你等做了汛地官员,为何这等不小心?张环父子瞒了陛下,在中原谋反,欲夺大唐世界,你们不查明白,竟放了过关去,因此我随后赶来擒张环父子,相救殿下千岁,快容我到大国长安去。”

头戴白绫包巾金扎额,朝天二翅冲霞色。双龙蟠顶抓红球,额前留块无情铁。身穿一领银丝铠,精工造就柳银叶。上下肚带牢拴扣,一十八豸轰轰烈。前后鸳鸯护心镜,亮照赛得星日月。内衬暗龙白蟒袍,千丝万缕蚕吐出。五色绣成龙与凤,沿边波浪人巧织。背插四杆白绫旗,金龙四朵朱缨赤。右边悬下宝雕弓,弓弦逼满如秋月。右首插着狼牙箭,凭他法宝能射脱。展问挂根白虎鞭,常常渴饮生人血。坐下一骑赛风驹,一身毛片如白雪。这条画杆方天戟,保得江 山永无失。后张白旗书大字,招讨元帅本姓薛。

两个官员听了,魂不在身,说:“你既奉旨前来,可有凭据?”仁贵说:“有的。”身边取出护身龙披一角,那二人见了朝廷龙披,说:“小将军,卑职们罪该万死,请将军到衙中,待我备酒接风。”仁贵说:“救殿下千岁要紧,不劳你们费心。那张环到来有几天了?”二人说:“小将军,他们昨日到的。”仁贵大悦道:“如此不妨,还可赶得上。”即告别上路。二人说:“将军慢行。”

这仁贵当了总兵大元帅,面上顿觉威光,杀气腾腾,凭他强兵骁将,见了无不惊慌。这班人马中,有向在张环手下的,如今也尽多在内,知道仁贵向为火头军,过去同行同坐,威气全无,今日却做了元帅,啧啧称赞。这正是:

薛仁贵离了山东,径走长安。一日一夜 ,到了潼关,连忙扣住马,望关口一看,只见上边大红旗上书着“大唐镇守潼关殷”。仁贵说:“啊,原来是殷驸马,我不免叫关便了。呔!关上的报与驸马爷知道,说今日有圣旨下,要往长安,叫他开关。”那关上的军士问道:“既有圣旨,可拿凭据出来照验。你是什么官长,说得明白,待我好报。”仁贵说:“我乃应梦贤臣薛仁贵,有功于社稷,现有护身龙披在此,你拿去看。”丢上关头,军士接住一看:“真的。”连忙报人府中说:“启上驸马爷。”驸马问道:“启什么事情?”军士禀道:“东辽国奉旨来了一员小将,自称应梦贤臣薛仁贵,现在外边,要过关到长安见殿下千岁。”

何等风光满面生,腾腾杀气赛天神。

殷成听见此言,心中暗想:“昨日张士贵父子说朝廷奏凯班师,停驾登州府了,今日为何又有东辽国奉旨来的?事有可疑。便说:“不必理他。”军士说:“驸马爷,现有龙披在此。”殷成接来一看,果是朝廷的龙披,见了凭据,心内踟蹰了一回,便说:“军士过来,放他进关前来见我。”军士答应道:“是。”回身就走。到关上把关门开了,放进薛仁贵,领到帅府。薛礼下马,进入殿来说:“驸马爷在上,小臣薛仁贵朝见。”殷成用手搀扶说:“你乃应梦贤臣,请起看坐。”薛仁贵说:“不消坐了。请问驸马,张士贵父子怎样过关的?”殷成道:“正是孤也要问你,张环昨日到我关上,他说陛下奏凯班师,已经停驾登州,四五日内就到长安了。为什么小将军又说在东辽奉朝廷旨意要去长安,有何急事?到底陛下班师否?”仁贵道:“驸马爷有所不知,张环奉旨领兵攻打摩天岭,不想竟把战船一齐开了,赶到中原往进长安,有心要登龙位。我奉军师密令,赠我锦囊,叫我白玉关上取了赛风驹马,四日四夜跨海登岸,赶来拿捉张家父子,相救殿下。谁想他哄进潼关,前往大国长安。事不宜迟,小臣就要往长安而去。”殷成听了,吓得浑身冷汗,说:“果有此事?将军请先行,孤也随后就来。”薛仁贵答应,忙到外边,跨上宝马如飞就走。驸马也通身装束,带领二十名家将,离了潼关,望陕西而来。

不知薛仁贵去打摩天岭,如何得胜,且看下回分解。

如今单讲大国长安右丞相魏征,那夜得一梦,甚是惊慌,忙上金銮殿。正是:

奸臣纵有瞒天计,难及忠良预见明。

毕竟不知魏征金銮殿见驾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