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里也会有痕迹,但是娟子闻到了村子的气味

 www.8522.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16:47

刘英在慌乱中作出了判断,这是拐卖妇女的团伙,他们要的是钱,她要镇定,先保住性命。

悲伤、愤怒和沮丧的情绪,一直裹挟着他,他冷静不下来,一直到他在现场一无所获、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他才渐渐冷静下来。他往小藤村的方向走了一段,踩到了一件东西。

闭嘴!张强喝止了毛吉子的胡扯,你老实交代,你是怎么杀娟子的?

毛吉子立刻腿软了,打着哆嗦说,强、强、强子哥,别、别抓我——

毛吉子急了,赌咒发誓说,队长、强子哥,还有这位警察哥,我可不敢干扰破案,可是时间对我来说,真是没什么意思的,我要时间干什么?反正我就是一天一天混日子,每天和每天,每时和每时,都是一样的,无所谓啦,我要搞清楚它干什么呢?

她不知道,危险正在向她逼近。

他们早已经不理睬刘英了,他们压根儿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他们对待刘英,就像对待一件物品,一件本来就属于他们的物品。

不难判断,凶手处理现场有着丰富的经验,是个老手。

已经过了侦破命案的72小时黄金期,案发现场早已围封,空无一人。该取的痕迹和证据,队友都会细心提取的,张强这时候再到案发现场,并不是来破案的,他是来和娟子告别的。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和娟子告别。

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向娟子说出他的心思,就被娟子永远地带走了他的初恋和爱情。

阿兵奇怪,说,你怎么知道,金队告诉你了?

毛吉子支吾着说,我、我、我可能,可能,是在犯错误——

再找到二柱子一问,是和毛吉子一起去过足浴,但不是6月28日,是半年前的冬天。

但是他埋下了喊叫,将它深深地埋在心底最隐秘的地方。

我知道的,我只是想试试,哥你看,这夜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不仅我可以试,干脆我们三兄弟都尝尝。

金队感觉得到张强的异常,他怕张强冲动,赶紧接过话头问毛吉子,你回忆一下,6月28日下午六点到十点之间,你在什么地方?

金队说,强子,你别胡思乱想了,怎么能怪你呢?你救了刘英,你立了三等功,你……

不,他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当天晚上的幻象。

他们的叙述其实并不完整,张强从家里出来,到盘山公路上看见了人贩子绑架刘英,这一段时间是空白的,是彻底丢失了的。

毛吉子捂着脸,嘟嘟哝哝地说,为了证明你的说法是对的,就算是我杀的吧。

张强问,你为什么要逃跑?

在成立专案组的时候,局里也曾经有人担心张强感情用事,想让他回避这个案子。但是刑警队的同事又都十分了解张强,专案组里有他没他,他都不会放弃,他都会拼了命去破这个案子的。再说了,山区的地形和其他方面的情况都比较复杂,只有张强,对自己的家乡,对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是最了解、最熟悉的。

张强在一无所有的案发现场找了又找,寻了又寻,恨不得挖地三尺,恨不得把整座山翻个转,可是除了泥土和植物,一无所有。

已经过了侦破命案的72小时黄金期,案发现场早已围封,空无一人。该取的痕迹和证据,队友都会细心提取的,张强这时候再到案发现场,并不是来破案的,他是来和娟子告别的。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和娟子告别。

这可把家里人吓坏了,说好在娟子是遇上了好人,福大命大,没有出事。

在一个细藤遍野的地方,地上的一根细藤带子,为何能让张强的神经为之牵动?

但是家里人越想越后怕,娟子实在太让人操心了。那时候张强已经是警官学院大三的学生了,他还记得李叔专门给他写了信,要他劝劝娟子,不要再冒这种险,吓死人了。

他的预感向来很准。

连张强都已经黔驴技穷了,只得反着来问,如果不是你干的,我们铐你,你为什么不抗议?

细藤带子,在这一带太普遍了。小藤村之所以村名叫小藤,是因为这个地区有一种特殊的植物:细藤。小藤村周边的山上产的藤条,比别的地方的藤条要细得多,但它的韧性却非常强,并且带有一股天然的清香味。

张强气愤地说,你牛,你厉害!又唱歌,又洗脚,你咋不去嫖呢?

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泪流满面,身上沾满了黑中带红的泥土。这是他家乡的泥土,这是娟子丧命于此的泥土。他站起身,朝着空旷的山野,他想高声喊叫。

好在车子很顺利地到了刘英家村子附近,这儿有个乡间班车的停车点,司机将车子停稳,收了刘英的车钱。刘英下车,车子就继续往前走了,一切就是这么顺利。

一个是村里的二混子,叫毛吉子。这毛吉子生性懒惰,好吃懒做,年纪轻轻就到处混日子,四处游荡。你要找他吧,他好像长年累月都不着家;你不想见他吧,他又总是会在你面前晃荡,给你添麻烦。

其实,他早就觉察出这是个大案,虽然大家尽量让口气显得轻松,但是张强向来敏锐,他能感觉出来,碰上大案了。

毛吉子当然知道。他说,我知道,那就是我杀了娟子。

不难判断,凶手处理现场有着丰富的经验,是个老手。

毛吉子说,我、我犯事了?

毛吉子说,强子哥,嘻嘻,我没有吃过手铐,尝尝鲜,没想到铐得这么疼。

但是,在李娟案发的现场,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或者说,现场可能留下的任何痕迹,都被清除掉了。脚印、指纹、血迹、物品,什么也没有留下。别说可能存在的另外一个人或几个人,别说是杀害娟子的凶手,就连娟子自己的脚印,也被抹得干干净净的。好像娟子出现在那里,是从天上下来的,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是从一个不存在的地方来的。

张强是村子里走出去的为数不多的大学生,读的是警官学校,毕业后回到县公安局,在刑警大队工作。他是村里人的骄傲,是父母的骄傲,更是娟子的骄傲和榜样。

一看见张强和金队,毛吉子吓蒙了,愣了一会儿,转身就跑。

刘英并没有骑到县城,刚骑出一段路,迎面就来车了,是一辆警车,迎着她停下来,原来是那个黑车司机回去报了案,带着警察来了。

接下来破案工作立刻有了方向,警方先是让案发地小藤村的适龄对象,全部进行血检,排查出了十二个A型血的人。排除了没有作案时间的,老弱病残没有作案能力的,已经失去联系三年以上的,最后只剩下两个人。

他们又走了一段,那个老大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应该快到了,再走下去,差不多要回到县城了。

张强在一无所有的案发现场找了又找,寻了又寻,恨不得挖地三尺,恨不得把整座山翻个转,可是除了泥土和植物一无所有。

难道真是毛吉子——张强的眼睛里要喷出火来了——就在火光的另一边,某一个阴暗的角落,张强感觉到那里有一个人,一直在看着他们,但是他看不见他的脸,看不见他的身形,只是感觉到他的存在。

毛吉子的爹忽然冲了过来,一把揪住毛吉子的衣襟,连扇他几个耳光,才被金队拉开。

通缉令刚贴出去,毛吉子就打了张强的电话,说要自首,说他看到通缉令,就立刻想起来了,就是那天的那个时间他正在那个店里。他知道自己逃不掉,还是自首吧。

张强因为悲伤和愤怒,已经完全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世界了,他只是弯腰将这根细藤捡了起来,随手塞进口袋。

他依稀听到金队在问,你砍了她几刀?

这俩父子说话没个正经,做父母的也不为儿子做证,既然毛吉子不能证明自己,金队和张强当场就带走了毛吉子。

毛吉子的父亲是带着证据来的,证据就是他们家的一个邻居二狗子。二狗子提供了毛吉子不在现场的证明,那天晚上那个时间,他和毛吉子两个去偷邻村的鸡,然后跑到梅镇的小饭店去把鸡煮了,喝了半晚上的啤酒。

张强似乎比毛吉子还要紧张。但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完全明白自己内心的想法,他到底是希望毛吉子有作案时间,还是不希望他有作案时间。

李叔想让张强劝劝她。娟子从小个性要强,向来喜欢自作主张,要说有人说话她能听进去一点,也就是张强了。

找到毛吉子并不难。张强和金队就守候在他家,毛吉子的爹娘也不为毛吉子说话,更没有丝毫给毛吉子通风报信的想法,口中还骂个不停。

金队也被搞毛躁了,一甩手,走出了审讯室。张强跟了出来,金队说,算了算了,这狗东西,叫他滚。

犯错误?张强简直要暴跳起来。他把娟子杀了,说自己只是犯错误?

金队说,那好吧,我们不先入为主,可是你在家的时候,对你父亲说,“就算”是你杀了娟子,那你说说“就算”的意思。或者,我们换个说法,如果是你杀了娟子,你为什么要杀她?

张强问,你为什么要逃跑?

有同伙怎么样?没有同伙又怎么样?她已经落在他们手里,命运已经拐弯了,她并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她只知道,那一定是厄运。

金队说,才几天时间,你就忘记了?

娟子刚上高一的时候,还没有什么自信,虽然功课不错,但是她的山里口音和穿着打扮,总是受到一些女同学的嘲笑,所以那时候娟子老想着回家。可是回家太不方便了,家里经济条件也差,也没有多少钱让她可以经常乘坐长途车。

就在那一瞬间,张强心里忽然有了一种预感,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有一个人好像早已经看出刘英的心思,说,你别妄想了,就算有车来,你也招不了手。就算你能招得了手,人家也不会来救你,现在谁也不想惹事。

因为细藤十分柔软,村里很多人,都用细藤编织成细藤带子,做自己的生活用品。比如男人用它当裤带,女人会用它做吊带衫的吊带、扎头发、编织手袋等等。

似乎一切都是轻而易举的,甚至,杀一个人,也如杀一只鸡那么简单。

张强心里猛地一刺痛,眼前顿时闪现出那个傍晚在隐秘的山区里发生的情形。毛吉子在偏僻的山道上拦住了娟子,上前紧紧抱住娟子,娟子拼命挣扎,毛吉子无法得手,恼羞成怒——

张强急了,说,娟子,我怎么会咒你呢?可是你的防范意识太薄弱了。就算你自己不怕,可是你想想你家里人,你爸你妈,一直在为你担惊受怕——

他终于承受不了了,他抱住自己开裂的脑袋再次倒了下去。

另一个帮衬着说,是呀,大黑夜的,谁愿意在山路上停车呢,多危险。

这一回也一样。

那你为什么要瞎说八道,你难道不知道,提供伪证也是犯罪?

老爹气得大骂,你这个杀人坯子,你个杀人坯子,我早就知道你是个杀人坯子——

张强和金队只守了半个小时,就看到毛吉子晃荡晃荡地回来了。

虽然娟子比张强小好几岁,但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一直视她为妹妹。等娟子长大后,他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这个妹妹,而且早已经不是那种普通的喜欢了。

金队和张强交换了一下眼色,金队说,那好吧,既然这个时间你说不清楚,那我们换个方向提问了。

那就是说,除了凶手的那双手,根本就没有作案工具。

好在后来娟子渐渐适应了县中的生活,也融入了那个大集体,回家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把精力和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了。

就听得毛吉子说,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毛吉子的声音渐渐带出了哭腔,我想不起来了,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全忘记了。

刘英顿时想到,原来除了这三个人外,他们还有同伙。

难道真是毛吉子——张强的眼睛里要喷出火来了——就在火光的另一边,某一个阴暗的角落,张强感觉到那里有一个人,一直在看着他们,但是他看不见他的脸,看不见他的身形,只是感觉到他的存在。

李叔停顿了一下,又说,没事的,反正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娟子考上大学就好了,就不用翻山回家了。

是一根细藤带子。

张强醒来的时候,刘英的父母亲给他跪下了。可刘英却不在医院,按理她应该守护着救命恩人的,可是她却不在。

张强只是摇头,他说不出话来。金队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毛吉子又难住了,他想了又想,是呀,我好端端地带把刀干吗呢,我是要杀鸡吗?

就在张强回队的这天,法医的第一份鉴定报告出来了。娟子身上,有撕打留下的伤痕,警方获得了一条极为重要的,也是唯一的线索。通过娟子指甲缝里的一点皮肤组织,确定了一个人的血型:A型。

金队感觉得到张强的异常,他怕张强冲动,赶紧接过话头问毛吉子,你回忆一下,6月28日晚上6点到10点之间,你在什么地方?

……

张强到家时,李叔也在。张强听说娟子已经去填志愿了,有些着急。李叔却告诉他,不用担心了,娟子已经听了劝,不打算报考古专业了。更何况,娟子高考发挥得好,分数超出了大家的预期,填报一流大学的任何专业都是绰绰有余的。

张强跳了起来,拔掉输液管,直奔案发现场。

金队冒火,那你就在这儿待着吧,哪天你把时间搞清了,哪天再说。金队一甩手出去了,还让张强和阿兵也退出去。这是金队的惯用手法,张强和阿兵领会,假装起身要走。

是娟子。正是令他一直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娟子。

他们三个都笑了起来,真的把刘英当成物品在那里讨价还价。

他爹更是气疯了,再次上前揍他,骂道,你个混账东西,杀人这事情也可以“就算”啊,你吃屎长大的?你脑子里灌的是尿啊?

天色已渐渐地暗下来了。时间虽然不算太晚,但是山区的天,黑得早。

有人说过,所有的案件都是人犯下的,所有的作案人都会留下痕迹。

在县城工作的张强接到父亲的电话,说隔壁李叔有事找他商量,电话里三句两句说不清,他最好能够抽空回去一趟。

唯一能够推断出死因的,就是娟子脖子上的勒痕。娟子是被掐死的。

他们推搡着她,拉扯着她,往远离村子的方向走。刘英的嘴被紧紧地封着,喊不出声。就算她能够喊出声来,现在,他们离村子越来越远,村里人已经听不到她的喊声了。

张强很快就追上他,揪住,拉到金队面前。

李叔倒不太担心。李叔说,没事的,娟子胆子大,这几年她回家,多半是走山道的,她才不怕呢。

因为案发时间是夜晚,又在人迹稀少的山头,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有翻山路过的村民发现了死去的娟子。

不会。

金队说,强子,你别胡思乱想了,怎么能怪你呢?你救了刘英,你立了三等功,你——

关于时间的准确性,二狗子也提供得十分精确,几个节点,都得到了印证。一是在去往偷鸡的路上,走到村口时,刚好看到张强骑上自行车离去,大约就是6点出头一点;第二,偷鸡的时候,听到了失主家的电视里新闻联播开始的声音,那是7点钟;第三,失主追赶他们的时候,二狗子还抽空给另一个朋友发了一个信息,让他到梅镇饭店吃鸡喝酒,这条信息还在,是7点20分发的。而到了梅镇饭店,没有见到那个朋友和他们会合,他又发了一条信息追问,那是7点50。最后他们一直在饭店吃鸡喝酒的情况,由饭店店主提供了证明。

金队拍了拍毛吉子的肩,让他冷静一点。金队说,毛吉子,如果你说不出这个时间段的去向,而且没有人能够证明你这个时间在干什么,那结果是什么,你应该知道的。

毛吉子的这些破事,竟然为难住了金队和张强这样的辣手侦探,一时案件僵持住了。

张强的心一直往下掉,往下掉,好像掉到一个无底的深渊。他受了伤的脑袋好像又要裂开了,要爆炸了,他不能再在病床上躺下去了。

天色暗下来了,刘英的心情却是一片明亮。她哼着欢快的歌曲,沿公路拐了个弯,往村子走去。她很快就能看到村子里的炊烟了,这时正是家家户户做晚饭的时间,她甚至已经听到村庄的声音了。

张强和金队只守了半个小时,就看到毛吉子晃荡晃荡地回来了。

毛吉子说,强子哥,你脚下还是留情的,踹得不算太疼,因为我知道,因为你知道……

他不知道。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俩父子说话没个正经,做父母的也不为儿子做证,既然毛吉子不能证明自己,金队和张强当场就带走了毛吉子。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剥夺了。在僻静的黑色的山路上,娟子被人残忍地杀害了。

张强明白了,手机早已经不在她身上了,他立刻喊道,快,你骑车走,到县城去喊人!你,快骑车,到县城,喊人——

那天晚上,娟子和刘英在县城分手,娟子一口气翻过几个山头。她站在离村子最近的那个山头,望着生她养她的那片土地,天已经黑了,已经看不见了,但是娟子闻到了村子的气味,她听到了村子的声音。娟子笑了。

毛吉子说,我、我犯事了?

命案侦破黄金时间的72小时已经错过了,一想到这个,张强心里就涌起难以克制的内疚和懊悔。都怪我,怪我,我要是没有受伤,一定不会错过那三天的。我熟悉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我闭着眼睛也能——

图片 1

他的预感向来很准。

这天一大早,娟子已经走了。这是填高考志愿的日子,老师把参加高考的同学集中到学校,指导大家填志愿。

那你到底带了刀没有?

毛吉子来情绪了,说,那、那当然,因为我喜欢她,我想、想和她××。她不同意,还骂我,还打我,我一生气,就把她砍了。

但是山道比较偏僻,而且自从有了盘山公路,翻山的人也渐渐少了。村里有些比较富裕的人家买了摩托车,甚至汽车,同村人要搭个车,都是很自然的事情。那条曾经连接山村和县城的山道,已经渐渐离他们远去了。

但是可怕的事情已经来了。

可惜他已经迟了。

作品曾获第三届中国小说学会短篇小说成就奖,第二届林斤澜杰出短篇小说奖、汪曾祺短篇小说奖,短篇小说《城乡简史》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及《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人民文学》《中国作家》《作家》《北京文学》《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等颁发的多种奖项。长篇小说《城市表情》获第十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有多种作品翻译到国外。

审问毛吉子的过程,简直就像是和毛吉子在玩弄时间游戏。

张强跳了起来,拔掉输液管,直奔案发现场。

因为案发时间是夜晚,又在人迹稀少的山头,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有翻山路过的村民发现了死去的娟子。

张强说,娟子,这不是胆子大小的事情,这是防范意识。没有防范意识,迟早要出事的。

刘英简直要吓晕过去了,她的手膀子被捆得很紧,一动不能动,她只能拼命眨眼睛。可是天黑了,他们看不见她的眼睛。其实,就算他们看见她在眨眼睛,他们会放弃他们的邪恶吗?

张强心里冒火,可无论毛吉子有多么无赖,多么难对付,他们都得把他的时间线逼出来,落实了再放人。于是,饭后接着再审。

她在最后的时间里,修改了自己的高考志愿,把自己的第一志愿和其他所有志愿都改成了警校。

二狗子扑哧笑了一声,说道,毛吉子带什么刀,不用刀的。你别看他手小,偷鸡的本事可不小,手一扭,鸡脖子就断了。

因为头部重创,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记忆全部丢失了。他唯一记得的一个场景,就是他推着自行车从家里出来,回头看时,父亲站在家门口朝他挥手。

刘英渐渐回过神来了,她狠狠心,一跺脚,赶紧骑上车,往县城方向飞驰。她曾经想回头看一看,但是她不能回头,她一回头,很可能就走不了了。

刘英已经万念俱灰,她的眼泪差不多流干了。刘英曾经看到过许多拐卖妇女的报道,有些人贩子手段相当恶劣,甚至非常低级。刘英也曾经和其他女生一起议论过,都不敢相信那些被骗被拐的女孩怎么会这么轻易就上当,她也从来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碰上这种可怕的事情。

当然,不仅仅是刘英。

就是张强曾经就读的那所学校。

金队说,再问你一遍,6月28日晚上6点到10点,你在哪里?有人和你在一起吗?

作者简介

十分明显,娟子不想走盘山公路,万一搭不到顺风车,得花费数倍的时间。她更愿意噔噔噔地一口气翻过几个山头,就到家了。

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向娟子说出他的心思,就被娟子永远地带走了他的初恋和爱情。

在一个细藤遍野的地方,地上的一根细藤带子,为何能让张强的神经为之牵动?

不过,他当然是相信父亲的。

虽然娟子比张强小好几岁,但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一直视她为妹妹。等娟子长大后,他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这个妹妹,而且早已经不是那种喜欢了。

一看见张强和金队,毛吉子吓蒙了,愣了一会儿,转身就跑。

好了好了,哥,我答应你,娟子爽快地说,我向你保证,至少,我不会再搭陌生人的车回家。

张强三步两步就追上他,揪住,拉到金队面前。

另一个不同意,说,放开了,万一她喊呢?这里离村子不远,喊声听得见。一个说,还是捆起来放心。

刘英想挣扎,但完全没有用,三个男人对付一个弱女子,甚至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力气,吓就把她吓瘫了。

张强的心一直往下掉,往下掉,好像掉到一个无底的深渊。他受了伤的脑袋好像重新要裂开了,要爆炸了,他不能再在病床上躺下去了。

那个不知轻重的家伙心有不甘,看着这个如花似月的女孩子,他躁动得不行。他不满意地说,哥,每次你都弄个老菜帮子给我。我跟着你干了这么多年,哥,你好歹也让兄弟我破个处啥的。

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刘英一直反复回想当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回想张强冲过来的那一瞬间的情形。

你问老大。

上车的时候,刘英并不知道这是一辆黑车。她走在路上,听到身后有车过来,她停下来,一招手,车就停在她身边了。

悲伤、愤怒和沮丧的情绪,一直裹挟着他,他冷静不下来,一直到他在现场一无所获、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他才渐渐冷静下来。他往小藤村的方向走了一段,踩到了一件东西。

李叔告诉张强,今天娟子填了志愿后就会返回,只是李叔并不知道她是坐车从盘山公路回来,还是会心急地翻山回来。

张强只是摇头,他说不出话来。金队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另一个兄弟说,老大,你没有记错约定的时间地点吧?

恍若在梦中。她只是记得,已经绝望的她,猛然间一回头,借着月光,她看到一张黝黑的英俊的脸庞,和一双喷着愤怒火花的眼睛。

最终经和被偷鸡的邻村的老乡核对,不仅是时间,连偷了几只鸡、鸡长什么样子都对上了。

幸好有另一个当事人,刘英。

刘英不如娟子胆大,她更愿意到盘山公路去碰碰运气。

毛吉子配合着张强的叙述,补充说,是呀,那回我真以为是我干的呢。我去找强子哥自首,强子哥还臭骂了我一顿。

毛吉子的爹忽然冲了过来,一把揪住毛吉子的衣襟,连扇他几个耳光,才被金队拉开。

张强脑海里的幻象又出现了,但不是毛吉子形容的那样用刀砍人,而是有一个人用手紧紧掐住了娟子的脖子,娟子拼命挣扎——张强憋闷、窒息,他挣扎着想摆脱,就在这时候,他又感觉到了,在现场的某个角落,有一个人在看着他们。他看不见他的脸,看不见他的身形,但是他能感觉到有一个人在那里。

其实在这之前,张强和娟子已经通过电话,但一向很听张强话的娟子,这回却怎么也听不进劝,坚持要学考古。

范小青,女,江苏南通籍,从小在苏州长大。1978年初考入江苏师范学院中文系,1982年初毕业留校,担任文艺理论教学工作,1985年初调入江苏省作家协会从事专业创作。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委员。1980年发表小说处女作。共出版长篇小说二十部,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女同志》《赤脚医生万泉和》《香火》《我的名字叫王村》《灭籍记》等。发表中短篇小说四百余篇,以及散文随笔等。

他不知道。脑子里一片空白。

天色越来越黑,走在路上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了,刘英一直指望着能有辆汽车路过,打出光亮,照到他们。可是山区公路本来车就很少,何况已经是晚上,他们走出一大段也没见到一辆车。

金队拍了拍毛吉子的肩,让他冷静一点。金队说,毛吉子,如果你说不出这个时间段的去向,而且没有人能够证明你这个时间在干什么,那结果是什么,你应该知道的。

就听得毛吉子说,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毛吉子的声音渐渐带起了哭腔,我想不起来了,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全忘记了。

呸!

下午阿兵来看他时,他就直截了当地对阿兵说,是发生在山上的案子?

毛吉子说,八刀。不对,不止八刀,有十几刀,我那把刀太钝了,我没有时间磨刀。

其实,监控录像里录下来的,根本就不是他。

刘英悔之不及。

他们根本没有把她当人。

张强以一对三和人贩子打开了,他是警校出身的,自然会打。就一边打一边趁机用石片划断捆在刘英手上的胶带,对着刘英大喊,你,快,快报警——他看刘英呆若木鸡,又喊道,打电话呀!

那时候刘英只有眼睛是可以使用的。刘英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泪,是后悔和恐惧的眼泪。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剩下恐惧笼罩了她。

你为什么要杀李娟?

人心里也会有痕迹,但是娟子闻到了村子的气味。在成立专案组的时候,局里也曾经有人担心张强感情用事,想让他回避这个案子。但是刑警队的同事又都十分了解张强,专案组里有他没他,他都不会放弃,他都会拼了命去破这个案子的。再说了,山区的地形和其他方面的情况都比较复杂,只有张强,对自己的家乡,对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是最了解、最熟悉的。

这么说是气话,虽然可以肯定不是毛吉子干的,但是暂时还不能放他走,他的时间线还是有问题,他没有不在场的证明。

毛吉子立刻腿软了,打着哆嗦说,强、强、强子哥,别、别抓我——

哥,我想试试,嘿嘿。

但是他什么也不记得了。

忽然间,刘英停止了她的哼唱,因为她听到了背后的脚步声,而且越来越快,离她越来越近,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嘴和脸,就从背后被人捂住了。

她们决定回家。

虽然娟子嘴上答应,可张强了解娟子大大咧咧的性格,所以尽管娟子承诺了,但是张强心里还是一直隐隐不安。

那家伙急着说,那多难哪,人家付了钱,人就带走了,哪里还轮得到我?

刘英被他们说准了心思,顿时泄了气,她低垂眼帘,还指望他们能够良心发现,觉得她可怜,然后——

哎,你们说,这个妞,破没破瓜?

张强知道是什么事。李叔的女儿娟子今年高考,娟子的成绩是不用担心的,在县中一直名列前茅,关键是娟子在填志愿的问题上不听大家的意见,她自作主张,想学考古。如果真的学了考古专业,那娟子今后的人生的方向,离家乡,离亲人,离张强,就会很远很远了。

声音是从背后传过来的,不等这三个人贩子回头,飓风一般,一个黑影就冲了过来。他猛地刹车后,将自行车推倒在地,只身扑向三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贩子。

毛吉子捂着脸,嘟嘟哝哝地说,为了证明你的说法是对的,就算是我杀的吧。

老大呵斥他说,闭嘴,你都干了多少回了,你不知道破瓜和没破瓜的要差多少?

好在刘英被救下了。

他们肯定是有预谋、有备而来的,他们用随身带着的捆绳和胶带,将她的手和嘴都捆上、封住了。

后来通过刘英和自己父亲的讲述,他才得以把那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断断续续地串联起来。

县城虽然不算太远,但是路不好走。前些年山区修了盘山公路,通了汽车,如果走盘山公路绕行,那就必须搭乘汽车,否则一两个小时也走不到家。

但是,在李娟案的现场,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或者说,现场可能留下的任何痕迹,都被清除掉了。脚印、指纹、血迹、物品,什么也没有留下。别说可能存在的另外的一个人或几个人,别说是杀害娟子的凶手,就连娟子自己的脚印,也被抹得干干净净的。好像娟子出现在那里,是从天上下来的,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是从一个不存在的地方来的。

命案侦破黄金时间的72小时已经错过了,一想到这个,张强心里就涌起难以克制的内疚和懊悔。都怪我,怪我,我要是没有受伤,一定不会错过那三天的。我熟悉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我闭着眼睛也能……

毛吉子当然知道。他说,我知道,那就是我杀了娟子。

根据刘英的叙述,加上赶来医院的张强父亲的补充,才完整地还原了事情的经过。

刘英上车以后,知道那三个乘客的目的地要比她远一点,她会先下车,而且下车的地方离村口只有一小段路,刘英彻底放心了。至今她还记得,她听到乘客和司机在谈论前不久发生的一桩黑车抢劫杀人案时的心惊肉跳,而他们却像在谈什么风花雪月的故事一样轻松,刘英心里渐渐升起了一丝不祥的感觉。

幸好,过了一天,毛吉子的父亲来了。虽然他骂毛吉子的时候毫不嘴软,毫不留情,恨不得把自己的儿子骂死,但是到了毛吉子真的处在生死边缘的时候,父亲还是要来拉他一把的。

金队说,你是有意跟我们捣乱吧,你是要干扰破案?

张强笑着说,李叔,你只负责高兴就行了。

毛吉子说,好的,好的,你们问什么都可以,只要我能记住的,我一定如实坦白。

老爹气得大骂,你这个杀人胚子,你个杀人胚子,我早就知道你是个杀人胚子——

那个嘲笑刘英的似乎比较多嘴,他又说话了。他说,咦,季八子的消息蛮准的,他说今天会有高中生走山路,果然。

张强醒来后,需要在医院继续治疗和观察,局里领导和刑警队的同事来看他,都是急急忙忙,到一到就走了,说是有重要的案子。张强问是什么案件,他们都不细说。刑警队的副队长老金对张强说,你安心养伤,等你出院,说不定案子已经破了。

你想知道?你试试吧,嘻嘻嘻。

毛吉子挠了挠头皮,刀?刀好像是带了的,要不然拿什么砍人呢?我的手细皮嫩肉的,总不能当成刀砍人吧。不过我带刀不是打算割细藤的,强子哥说得对,我才不会割细藤呢,我就是个好吃懒做的货。

金队气得从外面冲了进来,暴跳如雷,不像个队长了。反倒是张强劝他说,金队,你别生气,我跟你说,这家伙,就是这么个人。哦不,这家伙,简直不是个人。

张强在危重病房里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以后了。

张强的父亲也对李叔说,恭喜你们啊,女儿有出息了,这下可翻身了。

金队说,才几天时间,你就忘记了?

阿兵也觉得糊涂了,说,毛吉子,你连中午和晚上都分不清?

张强和父母亲聊了一会儿天,因为第二天一早有重要任务,张强来不及等母亲做晚饭了。他扒了几口中午的剩饭,就出发返回了县城。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剥夺了。在僻静的黑色的山路上,娟子被人残忍地杀害了。

这一回也一样。

另一人说,老办法,给他们弄点睡觉的药,让他们做个美梦,嘿嘿嘿。

这让张强感觉有点奇怪,隐隐约约觉得这里边是有原因的。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张强还没来得及细想,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张强气得踹了他一脚,你忘记了?你连杀人的事情都能忘记?

那个火急火燎的家伙说,那说好了啊,她的瓜必须我来破,你们要排在我后面的。

因为细藤十分柔软,村里很多人,都用细藤编织成细藤带子,做自己的生活用品。比如男人用它当裤带,女人会用它做吊带衫的吊带、扎头发、编织手袋,等等。

今天和往日不同,今天也许就是她们人生的一个崭新的开始,她们更愿意和亲人分享这个日子。

唯一能够推断出死因的,就是娟子脖子上的勒痕。娟子是被掐死的。

金队莫名其妙地看着毛吉子,又看看张强。

娟子继续笑道,哥,你这是要咒我出事吗?

离奇死亡的少女,失忆的警察,一筹莫展的破案过程,令所有人陷入焦虑。所有案件都是人做的,所有作案人都会留下痕迹,即使现场没有痕迹,人心里也会有痕迹。众多嫌疑人,遍地痕迹,真假难辨,真相如何寻找?

李叔的确高兴,女儿辛苦了这么多年,总算要熬出头了。不说其他,单说娟子在县中上学的这三年,李叔一家人不知道担了多少心。

刘英的命运在山路上打了个转。

这让一辈子生活在山村的娟子父母和村里人都觉得不可理解,不可接受。

张强说,说心里话,我是一直担心她的。

是车上的那三个人。

金队都懒得和他啰唆了,由张强和阿兵负责审问。

毛吉子夸张地喊叫起来,哎哎,你们一步一步紧逼啦,刚才队长问是不是我杀了娟子,这会儿你强子哥就直接问我是怎么杀娟子的。我知道,你们是先入为主的,你们认为是我杀了娟子,所以你们才会这么直接地问我。你们算什么警察,警察哪有这么破案的。

是呀,我本来是准备去割细藤的,怎么变成砍人了呢?

张强和娟子从小一起长大,两人亲如兄妹,娟子从会说话以来,就一直喊他哥。

一个是村里的二混子,叫毛吉子。这毛吉子生性懒惰,好吃懒做,年纪轻轻就到处混日子,四处游荡。你要找他吧,他好像长年累月都不着家;你不想见他吧,他又总是会在你面前晃荡,给你添麻烦。

哭,现在就哭了?他们中的一个人开始嘲笑她。

不,他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当天晚上的幻象。

毛吉子果然急了,哎,哎——强子哥,你们不能不管我,我可不能天天在你们这里混吃混喝,这不好意思的——你让我再想想,6月28日晚上6点到10点是吧,我在哪里,我在哪里?啊呀呀,我想起来了,我和大头在一起,在梅镇的天上人间唱歌。

接下来破案工作立刻有了方向,警方先是让案发地小藤村的适龄对象,全部进行血检,排查出了十二个A型血的人。排除了没有作案时间的,老弱病残没有作案能力的,已经失去联系三年以上的,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人。

另一个人说,别跟她啰唆,赶紧走。

刘英甚至想到了死,她想一死了之。但是一想到死,她心里就哆嗦。她不想死,那么年轻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和死连在一起,美好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但是如果活下去,很可能就是生不如死呀。

是娟子。正是令他一直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娟子。

有人说过,所有的案件都是人犯下的,所有的作案人都会留下痕迹。

经验有时候也会让人看走眼的。

绑票?拐卖?奸杀?

刘英起先是有点犹豫的,但是看到车上除了司机,另外还有三个人,他们正和司机说说笑笑,刘英也就放松了警惕。这时候司机告诉刘英,他开的是黑车,车上的三个乘客同意拼车,所以他才停下来,问一问刘英要到哪里,看看顺不顺路。

再把监控录下的内容往前看,毛吉子确实在那家超市出现过,只不过不是发生抢劫的那个时间。

老大敷衍他说,排队排队,你先用,放心吧。

他爹更是气疯了,再次上前揍他,骂道,你个混账东西,杀人这事情也可以“就算”啊,你吃屎长大的?你脑子里灌的是尿啊?

刘英心里的那一丝不祥的预感也渐渐地飘散了。

与此同时,她口袋里的手机也被抢了。

刘英果然运气不错,刚走出县城,就搭到了一辆车。

张强劈头给了他一记喝问,你还割细藤?你个混账东西,你在小藤村活了二十年,满山都是细藤,可是你知道细藤长什么样子?

张强听到“断了”两个字,眼前一黑。忽然间,幻象又冒出来了,在那个夜晚的山道上,娟子被紧紧地掐住了脖子,黑暗中,有一个人一直看着他们。他看不见他的脸,看不见他的身形,但是他知道他在那里。

毛吉子有点难为情,抓耳挠腮,装模作样地想了半天,眼睛又亮了起来,说,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这回是真的。那天晚上6点到10点,我和二柱子在桃花镇洗脚,就是,就是那个,他们称之为足浴。

毛吉子愣住了,想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咦,他说,你们换个方向,直接就问我杀人的事情了?

我没有想提供伪证,我确实是吃不准,我最近的记忆不行了,我的脑子大概出了问题。

乡间的末班车已经开走了,现在,她们要么走回家去,要么在县城再住一个晚上。

这件事情也就尘埃落定了。不过张强还是关心地问了一下,老师到底建议娟子填哪几所学校和专业,李叔有点难为情,他说自己也说不太清。

金队突然闯了进来,问了一句,你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对时间记不住吗?

后来也再没有发生过随便搭陌生人车的事情。

老大仍然不同意。老大说,你试一试,你爽了,我们得少赚多少?不知轻重的家伙!

毛吉子哭丧着脸说,队长、强子哥,我最近的记性真的不行了。我怀疑我得了什么病,他们说人老了就会忘记事情,可是我还没老呢,怎么就都忘记了呢?

老大说,你别急,有的是办法,到时我们哄他们多住一晚上再走,你不就得手了。

娟子从小胆子大,性子又急,如果搭不到车,她很可能就翻山回家了。

刘英呆住了,身子居然一动也不会动。

金队说,杀人的事情你不会也忘了吧?

毛吉子居然笑了,还是强子哥了解我,我不瞎说了,我说什么强子哥都知道我在瞎说。

那就是说,除了凶手的那双手,根本就没有作案工具。

张强因为悲伤和愤怒,已经完全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世界了,他只是弯腰将这根细藤捡了起来,随手塞进口袋。

张强就想,一定是个大案。

其实金队和张强都是有经验的,他们判断毛吉子应该不是凶手,但是毛吉子不能证明那个至关重要的时间段他在哪里,这是案件的核心之核心。

那你带着刀干吗?

张强说,你们的鞋上都是泥。

父亲和刘英也无法帮他捡回来。

这期间,刑警队队长老钱一直没来看他,老金告诉他,钱队被市局喊去汇报案情了。

毛吉子说,时间?时间是什么?我确实有点搞不清。

两个女孩子在县城的西北方向分开了。其实她们本来应该是同路的,从县城出发,走盘山公路,先经过刘英的村子,再往前不到十公里,就是娟子家所在的村子小藤村。

有一回毛吉子在镇上溜达,看到街上贴了一张通缉令,上面写着,某月某日某时在某超市发生了抢劫案,店里的监控录下了罪犯的背影。

但是他埋下了喊叫,将它深深地埋在心底最隐秘的地方。

是一根细藤带子。

张强似乎比毛吉子还要紧张。但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完全明白自己内心的想法,他到底是希望毛吉子有作案时间,还是不希望他有作案时间。

真相大白,毛吉子可以走了。就在他们离开之前,张强突然问二狗子,你们偷鸡,毛吉子带刀了吗?

李叔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他们吃了盒饭,也给毛吉子吃了。毛吉子高兴地说,啊?还有饭吃,不是说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的吗?

李叔已经给娟子发了短信,让她不要翻山回来,今天如果搭不到车,明天回来也可以的。

找到毛吉子并不难。张强和金队就守候在他家,毛吉子的爹娘也不为毛吉子说话,更没有丝毫给毛吉子通风报信的想法,口中还骂个不停。

三天以后,张强在医院里醒来了。

后来经刘英反复回忆,她几乎不敢相信这件事确实发生过,而且,确实就发生在她身上。生性谨慎又胆小的刘英,说什么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就上了这样一辆车,如果一定要给出解释,恐怕只有两个字:命运。

毛吉子被铐上手铐的时候,冲着父母亲大笑说,哈哈哈,爹,娘,你们终于有一个杀人犯儿子了。

就在那一瞬间,张强心里忽然有了一种预感,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

刘英心知不妙,她克制住慌乱,先是放弃了抵抗,然后低下头,想向他们表达出自己驯服的意思。

张强听了李叔的话,有些担心。张强说,李叔,要不你再发个信,让娟子还是别走山道吧,山道不安全。

毛吉子支吾着说,我、我、我可能,可能,是在犯错误——

细藤带子,在这一带太普遍了。小藤村之所以村名叫小藤,是因为这个地区有一种特殊的植物:细藤。小藤村周边的山上产的藤条,比别的地方的藤条要细得多,但它的韧性却非常强,并且带有一股天然的清香味。

你自己承认是你杀了娟子,你就不怕我们信了你,判你死罪?

毛吉子说,这个不会的,你们不会冤枉我的。强子哥,你比包大人还厉害,比福尔摩斯还聪明,嘿嘿。

其实,从县城返回,还有另外一条近道,村里人如果急着要到县城,有时候也会走这条道的。那条道全是山路,但是只要有力气,会爬山,翻过几个山头,就到县城了。

那两天他参与的一件大案的侦破工作正到了关键时刻,一时走不了,耽误了两天。等到案子一告破,张强立刻请了假赶回村子去。

毛吉子自己也不解,奇怪地说,咦,我怎么一看到通缉令上写的东西,就觉得那是我,我确实是进过那家超市的呀。

只是,因为不是自己的记忆,他总觉得这些事情和他自己这个人,中间似乎隔着些什么,或者说,缺少了些什么。也许过程中还有哪些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只是因为自己已经丧失了这一部分记忆。

插画 / 王 琛

就在张强回队的这天,法医的第一份鉴定报告出来了。娟子身上,有厮打留下的伤痕,警方获得了一条极为重要的,也是唯一的线索。通过娟子指甲缝里的一点皮肤组织,确定了一个人的血型:A型。

他终于承受不了了,他抱住自己开裂的脑袋再次倒了下去。

毛吉子一口咬定,我忘记了,我真的忘记了。

真的?我真的可以试?

毛吉子说,我想去的,但是钱不够,贱货太贵。

开黑车在这一带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刘英也没觉得黑车会有什么问题,既然是顺路的,人家也愿意挤一挤带上她,所以她没有过多考虑就上车了。

张强急得大骂,你听不懂人话?快走——

其他所有的一切,全部断片了。

毛吉子走了。

当然,村子里的人,有的是力气,也很会爬山。他们从小就爬山,他们爬山,和平原地区的人走平路差不多。

那天晚上,娟子和刘英在县城分手,娟子一口气翻过几个山头。她站在离村子最近的那个山头,望着生她养她的那片土地,天已经黑了,已经看不见了,但是娟子闻到了村子的气味,她听到了村子的声音。娟子笑了。

张强心里猛地一刺痛,眼前顿时闪现出那个傍晚在隐秘的山区里发生的情形。毛吉子在偏僻的山道上拦住了娟子,上前紧紧抱住娟子,娟子拼命挣扎,毛吉子无法得手,恼羞成怒……

阿兵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鞋帮,那上面泥土的颜色黑中略带点红,有些特殊。

走在黑夜里,他们开始聊天。

有一天半夜,家里人听到有人敲门,爬起来一看,娟子赫然站在门口。问她是怎么回来的,她笑呵呵地说是搭了一辆从县城过来的货车,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回来的。

一切的事情,就是从这辆车开始的。

可惜,人贩子根本不给她谈判的机会。

另外的一部分,是刘英叙述的。刘英和娟子是同学,这一天她们一起到县中填报高考入学志愿。傍晚时分,她们一起走出校门,虽然正是夕阳西下,但是两个女孩子看到的却是未来灿烂的阳光。

阿兵立刻打电话到大头那儿,大头一听,气恼地说,毛吉子和我唱歌?和鬼唱歌吧!我出来打工三年多了,一次也没有回去过,除非我死了,我的鬼魂回去了,他和我的鬼魂在唱歌吧。

她不知道,危险正在向她逼近。

犯错误?张强简直要暴跳起来。他把娟子杀了,说自己只是犯错误?

娟子没有回信,也许她正和老师一起研究着怎样报考到最理想的大学呢。

没有然后。

刘英甚至想向人贩子提出拿钱换人,虽然家里也许拿不出多少钱,但是为了救女儿,父母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那兄弟刚要说话,老大忽然嘘了一声,大家顿时屏息凝神,四围一片寂静,只听到嘎啦嘎啦的车轮声,像是一辆旧了的自行车。

你身上一直就带着刀,你有预谋?

那老大是个会做老大的人,不和兄弟明斗,耍花腔说,要破也不难,你得等我们谈好了价钱,等买家付了款,查过身子认了账,你再破。

毛吉子后来又回忆起一件事,说是6月28日晚上6点到10点间他在给邻村一位去世的老人穿寿衣。核实下来,确实是有穿寿衣的事情,但是发生在一年前了。

果然,那三个人稍有点放松了,其中一个说,别捂太紧,小心闷死了。

等他们再赶到事发地点时,三个人贩子已经不见踪影,张强昏迷在地,头部受了重伤。

他推着自行车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当时父亲正站在门口朝他挥手——这是张强这一趟回家,留下的唯一的一点记忆。其他所有的内容,都是父亲叙述出来的,张强已经没有一丁点儿印象了。

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泪流满面,身上沾满了黑中带红的泥土。这是他家乡的泥土,这是娟子丧命于此的泥土。他站起身,朝着空旷的山野,他想高声喊叫。

老大说,呸,你见我出过错吗?

刘英撕掉嘴上的胶带急得哭起来,手机,手机——

张强已经有手机了,但是娟子还没有,他就给娟子所在的县中打电话。值班的老师把娟子叫来后,娟子一听,顿时笑了起来,说,哥啊,你胆子也太小了。你考的是警校吧,你今后出来是要做警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