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吗要来到这个鬼地方受大老柳的气呢,「乡土」八斤正传

 www.8522.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16:47

金牛派出所门前有条河,叫鱼鸟河,说宽不宽,说窄不窄,把辖区一分为二。

图片 1

赵小刚这会儿正杵在河边,一本正经地朝对岸扔石子。他身后是待拆迁的矿区家属院,住的全是下岗矿工和农民;对面是刚设的高新技术产业园,是市里重点开发的区域,好些个帅哥美女在那里当白领。

八斤正传

他隐约看到,很多年轻人在写字楼里忙忙碌碌,肚子里的委屈就弯弯绕绕地冒到了头顶。他手上加了力道,带了点狠劲儿,好像甩出去的石子全都砸到了大老柳的身上。


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没听家里人的劝,毕业的时候报考了公安,不然的话,就凭毕业证上那所大学的金字招牌,也能让自己跟那些白领一样,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干吗要来到这个鬼地方受大老柳的气呢?他难免有些抱怨。

有时生命就像一片早衰的叶子,没等到秋天就枯了。一经风,风不用多大,就零落了。孤单的零落了,离开在本应属于他翠绿的季节,却难以描画出生命之秋的凄美……

大老柳是所长,军转干部,张嘴闭嘴就是“毛病”和“修理某某”,这两个词儿是他的口头禅。赵小刚觉得他很腻歪人,没个真本事还成天家舞舞扎扎。


这不,午饭前,大老柳就发飙了,起因是张大婶家的一只老母鸡丢了,赵小刚没出警。想想就来气,这一带的村民总喜欢把鸡鸭鹅散养着,说是下的蛋绿色无污染。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破坏了环境不说,还容易引起邻里纠纷。他认为这种警不该出,浪费警力,刚解释了半句话,大老柳就瞪眼了。

目录    「乡土」八斤正传

大老柳说,毛病,自己工作没有做到位,就在这里指手画脚。

上一章  八斤正传(27)

咱不是讲究新农村建设吗?


废话篓子,答“到”和“是”就中。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刚过了小年,腊月二十四一早,刚刚吃过早饭,八斤和素珍正逗着刚出生的二儿子,(在这里还要交待一下,刚入冬的时候,八斤的二儿子就来到了人世,到现在已经快有一百天了,王老爷子给孙子起名叫克俭,这回八斤没有提出异议,名字就那么回事,素珍当然也没有意见,便这样叫了。)克己在一边自己玩着。就在这个时候,屋里吱的一声开了,进来了一个人,八斤和素珍一起抬头看,是郭长水。

赵小刚还想理论两句,大老柳把眼瞪得比牛眼还大,冒出句再叽歪就修理你,扭头走了。

“哎呀,郭大哥,那阵风给你吹过来了!”八斤急忙下了地,笑着说。

林楠说现在都在学新时代的“枫桥经验”,大老柳说话你老实听着就行,干吗要找刺激。赵小刚想,你懂什么啊。结果两个人也呛上了,气得他吃不下饭。

“在家呢,八斤!”郭长水说。

正气恼着,手机响了,看看来电显示,赵小刚很不耐烦地接了电话。

“郭大哥,快坐!”素珍说着把孩子抱了起来。

到村东头,三分钟。是大老柳。

“来,让我看看这个小家伙!”说着郭长水满脸堆笑的凑到孩子跟前。

赵小刚跑步前进,到那一看,气够呛。鸡找到了,多大点儿事儿啊。不过,他马上又乐呵了。只剩下一堆鸡骨头,石头蛋子正喷着酒气扯着嗓子喊呼儿嘿呦。

素珍忙把克俭抱了过来,郭长水逗了两下孩子说:“这孩子可够结实的,出生时得有七八斤吧?”

石头蛋子大名叫石磊,有理没理都能闹腾半晌,在所里早就挂上号了,平日里不干正经营生,就好一口酒。此时,他正眯缝着小眼睛,满脸的不在乎。

“哪有,才六斤!”素珍看孩子笑着说。

大老柳,呼儿嘿呦,你喝了酒就呼儿嘿呦,毛病。

“那这孩子长得可是够快的!”郭长水说。

石头蛋子撇撇嘴,捉贼捉赃,你们哪只眼看见我偷鸡了,你们叫它两声看它答应不。

“是比那个大的快!”素珍说。

赵小刚听着也来气,看看大老柳,心说你有本事修理他啊。

“我看看长的像谁!”说着郭长水煞有介事的仔细看了孩子几眼,“像八斤,太像了!”然后抬起头又看了看八斤,“这鼻子,这眼睛长的多像你呀!”

没想到,大老柳非但没急眼,反倒一溜小跑从所里拎回两瓶老白干,然后嘴对着酒瓶子,跟石头蛋子一块呼儿嘿呦起来,把白酒喝出了啤酒的气势。

“那是啊,这可是我种的种啊,不像我像谁呀!”八斤笑嘻的说。

喝了没多会儿,两个人就称兄道弟了。石头蛋子又来了一嗓子呼儿嘿呦,把偷鸡的事儿全秃噜了,完事儿,还心甘情愿地给张大婶掏钱赔偿了损失。

素珍瞪了八斤一眼。

回去的路上,大老柳也犯了毛病,也扯着嗓子呼儿嘿呦,说小赵子,怎么样,这世上没有我修理不了的主儿。

“那是,长的像别人就坏了!”郭长水笑着说,“还省事儿吧?”

瞧那德行吧,能把牛吹上天,上班喝酒这是违反纪律。赵小刚跟着呛了一句。

“省啥事儿呀,这点儿就不如大的了,操心着呢!”素珍说,“一天到晚都得抱着,一放下就哭,睡觉也没多大工夫就醒,有时候钟打个点都能给振醒了,晚上挺晚的都不睡觉,早上老早的又醒了,醒了就哭。”

大老柳眼睛一瞪,说你个傻孩子,我那瓶装的是白开水。

“这孩子不爱睡觉,可够精神。”郭长水说。

这时手机上来了条短信,是林楠发的。林楠说别耍小孩子脾气,食堂里给留着饭呢。赵小刚肚子里“咕噜”一声,得,还真饿了,林姐还是很知心的。

“精神啥,尽折腾人了!”素珍说。

这么一想,他也忍不住喊了声呼儿嘿呦。

于是,三个人对这个新生的克俭又唠了几句后,素珍问:“郭大哥,你来有事儿啊?”郭长水一年到头也来不上八斤家一趟,就算八斤以前和他一起耍钱的时候也很少来,更何况现在八斤已经和他不是一个路上了人了,素珍明白像这样的人肯定是无事不来。

一听素珍这么一问,郭长水把眼光从孩子的身上移开,说:“也没有啥事儿!”但有点吞吞吐吐的,好像有什么不好说似的。

八斤一听郭长水的口气,就知道了什么事儿,可素珍是不知道的,便继续说:“郭大哥,有事儿,你就说!”

“这——”郭长水看了八斤一眼,八斤使劲的跟他挤着眼睛,眼光一个劲的往外边挑,郭长水便知道了八斤的意思,“弟妹,我也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说着郭长水就站起了身,往外边走,八斤也站了起来,跟了出去。

素珍一看八斤也要跟着出去,一下就楞了,说:“郭大哥,还有啥事儿,得背着我呀!”

“没啥事儿!”这时郭长水和八斤已经出了屋。

“王八斤!”素珍嗷的一嗓子,素珍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八斤吓了一跳,素珍冲着八斤大喊,“你给我进屋来,有事当我面说,没事你别出屋!”

“没事儿!”八斤回了一句,却没有回屋来。

这时,素珍可急了,急忙把克俭放在了炕上,叫克己看着点弟弟,就下了地,也追出了屋门,在屋外,本来要和八斤说话的郭长水,一看素珍追了出来,便有些为难了。

“你出来干啥呀,我们的事儿用不着你!”八斤皱着眉头喝斥素珍,但声音却不敢太大。

“咋的,有啥见不得人的事儿啊,还不能让我听见啊!”素珍瞪着眼睛和八斤说。

这时的郭长水,一见这个架式有些不妙,急忙说:“弟妹啊,我们也没啥事儿!”然后转头向八斤说,“八斤呐,那今儿个就不说了,改天吧,我先回去了!”说完转头就走,但感觉这话头明显是说给素珍听呢。

“哎,郭大哥,你别走呀,事儿还没说呢!”素珍在后边喊郭长水,却没有喊住,郭长水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你要干啥啊,你看把郭大哥给撵走了吧!”八斤一看郭长水走了,就跟着自己的媳妇发横。

“你跟谁来脾气呀。”素珍一看八斤现在的样子就来气,“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鬼鬼祟祟的要干什么,你说为什么要背着我啊!”

“我们的事儿,用不着你管!”八斤嗤了素珍一句。

“为什么要背着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说到底是啥事?”素珍瞪着眼睛说。

“没事儿!”八斤心情不是很顺,但看素珍的样子,也不敢太惹媳妇了,口气便柔了下来,“没事儿呀,孩子都哭了,赶快回屋哄孩子吧!”说着他就进了屋。

素珍也跟着进了屋,抱起来了克俭,边悠着孩子边说:“啥事儿啊,鬼鬼祟祟的,今儿个你可得给我说明白了,到底是什么事儿,要不我和你没完!”

“没事儿,怎么又没完了呢!”八斤本以为进了屋就没事了,可是素珍还是不住的问,就锁起了眉头,有点烦了。

“没事儿,干啥背着我!”素珍提高了声音。

“我不是说了没事儿啊!”八斤对媳妇的一个劲的追问有些沉不住气了,火有点上来了,说话的口气也有点不是味了。

“你给我说明白,要不然没完!”素珍悠着克俭,可是克俭越哭越厉害,“你别哭了!”心里有事,孩子还在大哭,素珍心里就更烦了,于是冲着克俭大喊了一声。

“你要干什么啊,孩子招你惹你了,还没完没了了呢,我走行吧!”八斤的火上来了,却又不敢发出来,便怒气冲冲的出了屋,咣的一下把门关得脆响。

“王八斤,你上哪去?”素珍扯着嗓子喊。

“用不着你管!”八斤在外边回了一句。

“有能耐,你出去就别回来了,死在外边得了。”素珍又冲着外面喊了一声。

八斤出了门,也没别的地方去。放以前,这一出去肯定是又找牌局,可现在八斤不一样了,所以,一出屋门,八斤心里就算计,去哪啊,想了想,也没什么地方,便气哄哄地进了王老爷子的房里。

“瞧你那副德行,又怎么了?”王老爷子一看八斤的样子就来气。

“没你的事儿!”八斤对自己的老爸更横了,看都不看一眼,然后直接就躺在了炕上。

王老爷子一看八斤的样子,一定是有事啊,便就一个劲的问,可八斤就是不吱声,跟根木头桩子似的,就是一直瞪着眼睛喘气,本来王老爷子看他这个样子就来气,这么一来就更生气了,冲着八斤大喝“你个王八犊子,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愿意看到你。”

八斤一听自己的爸生气了,腾的一下从炕上蹦到了地上,说:“滚就滚,我还不稀罕在你这待着呢!”说着就出了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