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522.com】在今后三部曲里,王敏昆的那部新作是一本有关卢克

 www.8522.com文学文章     |      2019-11-23 16:47

“雨果奖”被称为“在科幻小说和幻想创作中获得的最高荣誉”。很多人初认识美籍华裔作家刘宇昆,即因他以优秀的翻译助力华语科幻小说《三体》一举夺得该奖,而在此前,其本人的作品亦曾蝉联雨果最佳短篇。“作家应该对得奖与否没什么反应,就像被天上的星星掉下来打到一样。”刘宇昆如此回应。且在他看来,科幻作品和纯文学并没有分界,科技不过是放大人性的工具。

未来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你也曾在偶然之间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对于大众而言,过好当下才是更为重要的事情。但在某些人的心里,未来是比当下更为重要的时代。因为未来既代表着无限的可能,也预示了无限的危机,而我们或者说我们的后代终究要面对神秘的未来世界,迎接那些未知的挑战,所以科幻小说层出不穷。一方面科幻小说代表了人们对未来的期望,另一方面,科幻小说也点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危机,在期待与危机之间,科幻小说一直试图寻找一条平衡之路,让未来的世界成为人类更美好的家园。但未来一定就会变得更美好吗?我们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或者说,对于未来,我们怀有巨大的恐惧感。这些恐惧和担忧不断堆积,凝结为刘宇昆笔下的文字,最终集结起来成为了小说《奇点遗民》。

香港科幻迷发现我

刘宇昆是科幻界的一颗新星,2012年36岁的刘宇昆便凭借短篇小说《手中纸,心头爱》一举斩获三项国际的科幻文学大奖“雨果奖”、“星云奖”和“世界奇幻奖”。出人意料的是,获得如此之多荣誉的刘宇昆,本职工作却不是作家,程序设计员与律师才是他的职业。不过细想来,也正是这两个职业奠定了刘宇昆科幻世界的基础,程序设计员的身份为未来的世界创建了模型,律师揣摩人性洞察人心,从而使得未来的世界生动真实。

在香港国际文学节期间,刘宇昆接受大公报记者专访。由其今年九月、十月出版的两部新作展开,谈及他与华语科幻小说的缘起、关注的命题,以及科幻的本质。

人与人,人与社会的牵绊正是刘宇昆科幻小说的思想内核。一般而言,主打哲学、伦理学、社会学的科幻小说会被称之为软科幻,因为在此类作品中,科学技术和物理定律的重要性被降低了。但刘宇昆的科幻小说却又不能称之为软科幻,因为程序设计员的身份同样赋予了刘宇昆对未来科技的感知和把握。这种兼顾人性与科技的写作在《奇点遗民》一书里就有鲜明的体现。在未来的世界里,当科技可以达成永生,你会如何选择?留在旧时代还是上载到意识空间,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艰难的选择。

近期外界关注的新作《The Legends of Luke Skywalker》已于十月三十一日出版。作为“星球大战之旅:最后的绝地武士”丛书的一部分,刘宇昆的这部新作是一本关于Luke Skywalker的传说,星战迷喜爱的莉亚、欧比旺等人物都会出现,且有意思的是,要由读者自行判断故事中哪些是真实,哪些为夸大。

这也是小说集同名篇章《奇点遗民》的主要情节,在小说集中,有未来三部曲和末日三部曲,它们的内容彼此相关,都是建立在人类对永生的追求所导致的社会冲突之上的。在未来三部曲里,人们不断的追求永生,并试图通过保留意识达到这一切。莉斯为了永存而献身,姐姐艾米却无法认同她的选择。到了奇点遗民一节里,科技已经完成了进化,永生已经不再是勇士的牺牲与冒险,但意识的上载在达成永生的同时,也伴随了抛弃我们执着守护的肉体这一行为。故事里的“我”作为遗民坚守着古老的生存模式,但他的父母孩子以及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的都选择了通过上载达成永生。“我”坚信上载以后留下的不过是一段数据,但现实却是留下来的遗民越来越少,生存越来越难,甚至向着原始化不断的前进。故事里“我”的女儿露西选择了上载,她选择了自己的人生,这是一种生活与进化的必然,却也带着全然的悲哀。

而九月出版的《奇点遗民》则是一部中文版短篇小说集,由一批中国科幻作家反向引介给中国读者。刘宇昆的作品于二○○九年开始发表在中国科幻小说杂誌《科幻世界》,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开始陆续将陈楸帆、夏笳、马伯庸等人的作品翻译成英文,引荐给西方科幻界。“最早是香港的一位科幻迷发现了我,把我和陈楸帆联繫到一起。”

在刘宇昆的笔下,是非对错只能我们自己去体会,就像小说里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但科技在小说里似乎成为了割裂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机器,那样的永生是否值得我们追寻,在故事之外,留给人们无尽的思索。

《奇点遗民》收录刘宇昆于2002年至今各阶段发表的作品,除新作之外,亦包括其代表作,获“雨果奖”、“星云奖”、“世界奇幻奖”三项大奖的作品《摺纸动物园》。故事以邮购新娘为背景,讲述一名嫁到美国的中国传统女性,摺纸变动物与孩子作伴,而她在“白人至上”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却逐渐对自己的母亲产生歧视和隔阂。曾有不少读者对故事产生误解,刘宇昆解释,其实最初是看了华人作家严歌苓的小说《小姨多鹤》,深受感动,希望写一个女性的故事,表现其在陌生国度生存的坚强品质,重点在于个人而非国家文化。

在末日三部曲里,人在科技的帮助下达成了完美匹配,但个人同时也牺牲了自由、独立与隐私。你只能知道这个科技集团想要让你知道的事情,它甚至强大到可以引导你的思维。这种对科技的担忧在存在于多本科幻小说中,在信息时代大数据强大的能力已经得到了展现,在未来也许科技还能做得更多,多的让我们活的更舒适却也活的更危险。小说同样没有一个干脆的结尾,一切都留待未来验证与解决,同样也留给我们思考和改变。

中西科幻何必区分

除了末日三部曲和未来三部曲,《奇点遗民》还收录了其他16篇小说,这些故事有的自成一格,有的同属三部曲的大体系。但不管故事如何变幻,作品里流露出来的对生命的追问,对人与人关系的探索,对科技的担忧都是一脉相承的。

“爸爸给我买了一整套《星球大战》玩偶。我把欧比旺.肯诺比赔给了马克。动物摺纸被我塞进一个大鞋盒,放到床底下。”小说中的一幕这样写道。作为美籍华裔,刘宇昆的身上却并没有多少东、西方文化剧烈冲撞的痕迹,看得出他是个星战迷,但在採访中他也主动聊起严歌苓、张爱玲等作家,并表露出对他们的喜爱。读者不难从其笔下的诸多美国奇幻故事中,找到中国武侠小说的影子,“我不喜欢用文化区分中西科幻风格,是作者个人经歷和兴趣不同。可能其他的美国孩子小时候看的是超人电影,我小时候看的就是金庸。”

科幻小说用科技放大凸显选择的两难和急迫,但回归到终点,依然是对人性的发问,小说的落脚点终究还是在人这个个体身上,透过个体的选择便可知道未来社会的走向,而这也是刘宇昆以及其他科幻作家想要达到的目标。

科幻、奇幻或是魔幻现实,刘宇昆写的“就是小说”,“最终的目的都是探讨人性”。在他看来,科幻作品和纯文学之间没有分界,科技不过是放大人性的工具,因而科幻既不特别也无需“保卫”。放大版的人性是什么样子?这个世界的设定改变后人性会变成什么样子?才是其永恆探讨的主题。

那么,“科幻”究竟为何物?尽管“赛博朋克”之父威廉.吉布森对计算机编程一窍不通,笔下的预言也并未成真,由此产生的一套语言和比喻却影响了很多人,这也是刘宇昆认为科幻最好的地方:“科幻不是预测未来。而是给我们一套故事,来想像未来是什么样子;同时给我们一种语言,来理解和创造未来。”

最后他透露,正在创作的第三部长篇小说,亦是将由中国古代工程思想所启发的科技放大,放进奇幻世界中。这一系列风格被定位为“丝绸朋克”,他希望在小说中,创造一种有别于蒸汽朋克的技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