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经济学探讨本身的成分是最重要的,商量家和国学家都以编写的主心骨

 www.8522.com文学文章     |      2019-11-23 16:47

当前社会中,文学批评的形象已经不是那么光彩。作家在质疑批评家的严酷和片面,读者在怀疑批评家的诚信,批评家自己也不满现状,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反思的声音。这种状况的形成有多方面的原因,也与当前文学的整体处境有密切关系,但文学批评自身的因素是最重要的。如何恢复批评家的形象,让文学批评发挥正常功能,在文学活动中起到应有的积极作用,很值得深入的思考,以及批评家们的身体力行。

批评与创作相互砥砺的传统,一度是文学活动的重要促进力量。重拾这一传统,需要双方保持对文学的虔诚之心,保持对彼此的“同情之理解”,保持“距离式观照” 文学批评与文学创作是文学活动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二者相互促进,有利于文学的发展,也有利于批评家和作家共同成长。好的文学批评,不仅体现为对创作的肯定和激励,也体现为对创作的警醒与引导,还体现为批评家和作家之间就创作技巧的深入探讨,以及精神的对接和心灵的碰撞。在此良性互动之中,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和评论被创作出来。 这种批评与创作相互砥砺的传统,一度是文学活动的重要促进力量,文学史上不乏批评家与作家共同成长的典型案例。19世纪俄国的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和杜勃罗留波夫与果戈理之间的砥砺前行,便是名满世界的文坛佳话,他们共同成就了一个时代的伟大文学。中国的文学理论家茅盾和作家姚雪垠之间的相互促进,同样也广为传颂。他们皆以突出的专业成就,印证着批评与创作良性互动之于文学发展的重要意义。 这种优良的传统面临着失落之虞。虽然当代文坛作家作品较为丰富,批评家队伍也是空前庞大,相关作家作品研讨会更是轰轰烈烈,但整体观之,批评与创作的互动仍然让人不甚满意。一方面,批评时常流于自说自话,难以对创作产生指导作用,亦不能对读者阅读进行有效引导,因此,无论在作家那里还是在读者那里,批评很多时候都被视为可有可无的附属物,失去其应有的权威性和独特价值。另一方面,作家很多时候并不关注文学批评,或只是在有特殊需要时才去看评论文章,这样也很难从批评中有所借鉴或引发思考。如是观之,批评和创作实为两张皮,难以实现真正的贴合,批评家和作家共同成长更难以达成。 究其原因,社会环境、文学体制、评价机制,各种因素纵横交织、错综复杂。其中最为直接的因素,是外在的文学生态对批评家和作家文化心态的影响。市场经济迅猛发展、生活节奏日益加快、各种物质利益诱惑巨大,很大程度上导致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的浮躁心态。无论是批评家还是作家,很多人都急切地渴望能够迅速获得所谓的成功,如读者的广泛认可、名利的最大收益等。如此一来,批评活动很多时候就缺少了批评家与作家沉潜之后的冷静、深入与真诚,而变成千篇一律、千面一孔的表扬与颂赞,真正意义上的相互砥砺少而又少。 重拾批评与创作相互砥砺的传统,需要批评家和作家身体力行,并持之以恒地共同努力。具体言之,首先,需要保持对文学的虔诚之心。无论是批评还是创作,他们的对象都是文学,都是基于文学的基本规律所进行的创造性活动,批评家和作家都应葆有专业精神对待这种文学活动,切不可将其作为获取名利的工具。这就要求批评家和作家尽可能排除外在的各种利益诱惑,本着为时代文学负责的态度从事文学活动。 其次,需要保持“同情之理解”。作家与批评家的互促共生关系,要建立在最基本的相互尊重的基础之上。批评的目的,不是一味地吹捧,也不是刻薄地挑剔,而是基于对作家作品本身以及时代文学思潮客观公允的评价和定位。文学批评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一个作家及其作品在文学史上的位置,因此,批评家在从事批评活动时应格外慎重,对作家作品给予足够尊重,切不可不负责任地任意评点。对于作家而言,批评家以其专业理论视野观照文学作品,会有其独到之处,他们常能发现作家未能达到的重要视角与表现深度,促动作家挖掘自身创作的更多可能性。作家对批评家的尊重、对批评理论的吸纳与运用,会有利于文学创作的提升与拓展。 再次,需要保持“距离式关照”。作家与批评家虽是共生互动关系,但需保持各自独立性。批评家和作家都是创作的主体,只有保持主体的独立性,才能保证创作的独立价值。批评家和作家,在生活中可以是朋友,相互了解与熟悉固然有利于对作品的理解与把握、有利于对批评的认知与吸纳,但面对文学时,拉开适当距离,才能保证审美评价与研究的客观性、科学性与准确性。评论家和作家,在生活中无论何种关系,只要保持创作主体的独立性,不管是面对名家还是新人,才能既不畏权威亦不薄今人,既不亦步亦趋亦不恶意贬损,本着真诚友善的态度,依据文学审美的规律,做出自己的独特发现,如是方能进行积极的良性互动,促进共同成长。 此外,需要保持“超越性情怀”。批评家在主体人格上要与作家保持平等性,不仰视不俯视,以确保文学批评的公正客观性,但在批评具体的作家及其文学作品时,更要持有一种超越性的情怀,以更加高远的文学视界,对作家的创作进行全面的解读,进而为一个时代的文学创作拓开更加宏阔的境界和格局。从作家角度而言,对批评家的批评意见,同样需具备一种超越性的情怀,不仅能够发现其中可以借鉴的真知灼见,而且善于在其上触类旁通,生发出更多的创作灵感,从而创作出无愧于一个时代的文学杰作——如此,批评与创作间的这一优良传统才可重拾,批评家和作家的相互砥砺共同成长才可真正实现。

总序

一是批评的气度。所谓气度,就是要有胸怀和高度。文学的发展非常1迅速,面对文学的变化和多样性发展,不是墨守成规,故步自封,以封闭的僵化的眼光去看待,而是立足于广阔的视野,以发展的姿态来认识。批评的胸怀是与批评者的思想高度相密切关联的。只有拥有对文学的深刻认识,从历史的高度来看待现实,才可能不被现实所遮蔽,能够全面、客观地看待现实,看待文学中的潮流和变化。

文学批评的气度和力度各有侧重,但又密切关联,相互补充,共同构成着良性文学批评的重要特征。就当前文学而言,无论是被众多作家诟病的酷评,还是深为读者所反感的商业批评、人情批评,都与这两方面的匮乏有直接关系。

2013年9月10日

主编谨识

在我们看来,文学批评所涉及的内涵当然有很多,但其中最重要,也是当前文学批评最需要加强的,是这两个方面:

在当前文学体制中,身处大学校园的所谓“学院批评家”应该具有某方面的客观优势。因为他们身在大学,不隶属文学体制之内,可以与文学体制、文学编辑和作家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起文学体制内的批评家,学院批评家显然可以少受一些限制和掣肘,拥有更广阔的空间和更自由的发言权。

《窄门里的风景》作者:张清华 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定价:43元

当然,要做到文学批评的气度和力度并不容易。它需要有主观和客观两方面的要求。从主观方面来说,批评家要有较好的自身修养。对文学的认识、见解需要对而有深度,而且对文学历史、文学理论也要有较深的造诣,能够认识和把握到文学的某些规律和审美特征。而且,更重要的是,批评家要有很好的人格素养。有坚定的独立性。因为在当前社会,政治、经济、人情等因素严重地渗透到文学活动中,如果没有独立而坚定的人格素养,很容易随波逐流,甚至沦为权力、金钱或人情的奴隶。只有精神的独立,才能保持批评的独立。

二是批评的力度。批评有胸怀不是无主见、做乡愿,相反,它需要思想的独立性,需要批判精神。这就使它与批评力度结合在一起。文学批评不是廉价歌颂,不是讲人情,它最终的负责对象是文学,是我们的时代。因此,文学批评不应该有太多的顾忌,不应该考虑文学之外的人情、政治和商业等因素,应该在坚持自我的前提上,显示出自己的观点,彰显自己的力量。

当然,这些都仅仅只是客观条件而已。对于当前的文学批评家来说,更重要、也更艰难的还是主观条件。姑且不说文学审美和文学历史方面的较深素养,即说精神的独立性,在现在这样一个“地球村”的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即使在大学校园中,要真正保持独立精神,也是相当困难的,需要批评家们自身持续不懈的人格修养。而且,在学院内,也会有各种各样的体制钳制,它们也会对批评家的创造性、独立性构成限制和伤害。另一方面,学院批评家也不能完全局限在学院之内,在与文学现场相隔膜的背景下闭门造车,因为文学批评也需要有文学现场感,需要了解和跟踪文学的动态,与社会相发展,否则就会影响文学批评的准确性和鲜活感。学院内的批评家要做好文学内与外、出与入之间的平衡,是一件需要仔细斟酌的事情。出于对学院批评的期待,也出于对当前文学批评整体上的补正,我们与广东人民出版社组织了这套由学院内部文学批评家为作者队伍的文学批评丛书。相对而言,这些作者具有较好的文学史意识,能够站在比较客观的立场上来看待文学。也就是说,他们应该具有了文学批评气度和力度一定的基础。当然,这些批评是否具备了真正的气度和力度,还需要读者去检验和评判——对于文学批评来说,它最可靠的检验者只能是读者,是未来的文学史。

图片 1

上一篇:作为诗人的穆旦,唐湜除了写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