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在周豫才不要过于信赖他

 www.8522.com文学资讯     |      2019-11-23 16:47

就性格气质而言,戏剧家田汉是浪漫的,又是坦诚的。他的浪漫不仅表现在妻子易漱瑜死后跟黄大琳、林维中、安娥等人发生情感纠葛,被炒得沸沸扬扬;而且表现在他文艺思想的驳杂,特别是曾受到“新浪漫主义”的影响,试图窥探“灵的世界”“超感觉的世界”。他的一些过于浪漫的想法和做法也招人非议。1928年8月,田汉创办的南国社招股办书店,并附设精美咖啡店。鲁迅同年8月15日致章廷谦信中讽刺道:“田汉也开咖啡店,广告云,有‘了解文学趣味之女侍’,一伙女侍,在店里和饮客大谈文学,思想起来,好不肉麻煞人也。”

田汉的坦诚,有时到了口无遮拦、不计后果的程度,表现出一种跟年龄不相称的天真。这种性格在有些场合和在有些人眼中是可爱的,但在另一种场合就可能摊上大事。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所谓“四条汉子”事件。

鲁迅《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一文中,有一段颇为漫画化的描写:“胡风我先前并不熟识,去年的有一天,一位名人约我谈话了,到得那里,却见驶来了一辆汽车,从中跳出四条汉子:田汉,周起应,还有另两个。一律洋服,态度轩昂,说是特来通知我:胡风乃内奸,官方派来的。我问凭据,则说是得自转向以后的穆木天口中。转向者的言谈,到左联就举为圣旨,这真使我口呆目瞪。再经几度问答之后,我的回答是:证据薄弱之极,我不相信!”

文中所说的“另两个”,是指夏衍和阳翰笙。因为矛盾主要存在于鲁迅跟周扬、田汉之间,所以鲁迅对另两个姑隐其名。鲁迅不曾想到,他临终前在盛怒之下写的这段文字,三十年后在神州大地得到广泛传播。“四条汉子”因而也就成为田汉、周扬等人的代称。

鲁迅描写的这一幕,实际上是发生在1934年秋天,而不是1935年。此次会见的初衷是向鲁迅汇报“左联”工作,而不是通报胡风问题。原本只有周扬、夏衍、阳翰笙三人参加,不料他们打出租车时正碰到了田汉。田汉执意要一起去,他们无法婉拒。四人在内山书店附近的日本小学门口下车,分别来到谈话地点——内山书店的会客室。内山完造为了这次会见特意准备了日式茶点。阳翰笙、周扬先后报告了白色恐怖下“文总”的工作情况,鲁迅抽烟聆听,不时点头微笑。不料,田汉突然插嘴,说胡风有政治问题,希望鲁迅不要过于相信他。鲁迅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他质问田汉的根据,田汉说他是从穆木天那里听说的。鲁迅立即驳斥道:“穆木天是转向者,转向者的话你们相信,我不相信。”结果不欢而散。

这次冲突,应该是鲁迅跟“左联”党团部分领导人发生的最为严重的一次冲突。它充分表明,左联内部所谓“鲁迅派”与“周扬派”的分歧,并非斗争大目标上的分歧,而往往是出于误会,出于人事纠葛,以及“周扬派”对鲁迅的认识不足和尊重不够。

田汉后来在七律《鲁迅逝世周年纪念》一诗中写道:“手法何妨有异同,十年苦斗各抒忠。雄文未许余曹故,亮节堪称一世风。惜逝惊添雪鬓白,忧时喜见铁流红。中原正作存亡战,百万旌旗祭树翁。”字里行间,诚挚地表达了田汉对鲁迅的敬重和怀念,同时也驳倒了存在两个截然对立的“左联”的谬说。